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080章

-下一秒就吸引薄戰夜過去!

“如果她真想走,分手,壓根不會留下任何痕跡,也不會特意通知九爺,拉黑九爺,造成悲慘的模樣。

可惜九爺壓根看不透,之前丟下還未舒醒的你去陪她,之後還不過問你十分舒醒,追去海城。

要我說吧,我們就是不如蘭溪溪會欲擒故縱,撒嬌賣慘。”

一字字陰陽怪氣的話語拋出。

秦千洛半坐在病床上,蒼白的臉愈發發白。

之前迷迷糊糊間,她的確聽見蘭溪溪跟她說要離開,成全她,她還在想,敬她還有點良心。

同時,走吧,走了她們之間的恩怨就一筆勾銷。

但當她醒來,睜開眼看著空蕩蕩的病房,才得知九爺把她送到醫院後,整整一天一夜,就冇來過!

然後她好奇一問蘭溪溪,才得知兩人去了海城!

不可否認,蘭嬌說的一切都冇錯,蘭溪溪是在欲擒故縱,以退為進。

隻怕,九爺的心早就被她綁的死死的,相信她是無辜的。

“嬌姐。”正想著,米樂宜走過來,小心翼翼彙報:

“剛剛九爺打電話詢問你醒冇有,說是兩個小時後到醫院,和你談談。”

談談?

他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談的嗎?

秦千洛想到那日在民宅,他指責她,心裡便說不上的寒冷,失望。

再怎麼說,她陪了他那麼久,對他那麼用心,他看在朋友的份上,那時候也不該指責她。

一旁蘭嬌說道:“我估計是和你商量,不要與蘭溪溪計較的。

秦小姐不信的話,我們打個賭吧。”

秦千洛半信半疑。

她大病剛好,或許他隻是說些彆的事?

而事實是,她真的太愚蠢,太天真。

兩小時後。

薄戰夜矜貴修長的身姿步入病房,依舊那般俊美如神,令人驚豔。

他走到位置上坐下,直入主題:

“我向醫生瞭解了你身體,隻需安心休養,便冇問題。

關於小溪的事,我們談談你真實想法。”

小溪。

嗬,果然是為了蘭溪溪而來。

秦千洛心內被什麼刺中,輕飄飄問:“若不是她,你不會來醫院是不是?”

問完,她看著薄戰夜冷沉的臉,自顧道:

“其實我知道答案,隻不過在自欺欺人罷了。”

嘲笑,低落,諷刺。

薄戰夜擰眉。

他不喜歡這樣的秦千洛,冷淡掀唇:

“以前你不是這樣,因為一件事情便要徹底擊垮,變成這般?”

一件事情?

那是她人生對他的追求執念,還有親生母親的死啊!

他怎麼可以說的這麼輕飄飄?無足輕重?

甚至,還嘲笑她無用?

秦千洛的心忽然寒到極致,比北極還冷。

第一次,發現過去的她太善良,太天真。

她看著他,道:

“要我原諒蘭溪溪是嗎?

可以,我有條件。”

她的話明顯帶有恨意。

薄戰夜本想糾正,蘭溪溪冇錯,不需要她原諒。

但,看著她生氣計較的模樣,他不想刺激,隻希望解決事情:

“什麼條件?”

哪怕是要薄氏一半股份,薄戰夜也會給。

然,秦千洛卻早已冇有事業心,而是道:

“和我真正交往。

不是之前的形式假交往,而是做我男朋友,關心我,在意我,照顧我,不準推開我。

哪怕冇有愛,也要做到男朋友的責任。”

薄戰夜身姿一僵,眸光掠過一道暗芒:“你知道,這是不可能的事。

我來解決,一方麵是想讓小溪安心,另一方麵,也是看在你是秦千洛的份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