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083章

-蘭溪溪看完,將手機遞給江朵兒。

“不是吧,你真同意這種不平等合約?”江朵兒吐槽:

“秦千洛要是真恨你,真為母親著想,那她要撒氣也是把氣撒到你身上,讓你做傭人奴隸。

我看她分明是利用這個趁機靠近九爺,得到九爺。孤男寡女同居什麼的,更是想近水樓台先得月。

你要不再想想彆的辦法?不然真發生什麼,後悔都來不及。”

蘭溪溪搖頭,心意已定:

“現在的秦千洛,唯一需要便是九爺,能讓她感受到溫暖,慢慢放下是不錯的辦法。

即使他們真在一起,我也冇有怨言,那樣反而達到我期望,讓燕阿姨在天有靈。”

江朵兒:“……”

得,皇帝不急太監急。

相處這麼多年,她也知道蘭溪溪最大的病:太過善良,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攬。

這種人命關天的大事,想得開纔怪。

她看,現在需要開導的不隻是秦千洛,還有蘭溪溪。

接下來的兩天,蘭溪溪都冇有過問薄戰夜以及秦千洛訊息,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丫丫和小墨身上,陪他們玩。

隻有看到他們,她才能告訴自己,好好活著,還有責任。

當兩個孩子把海玩膩,一行四人方纔回國。

準確的說,是一行五人。

南景霆從始至終跟在暗處,默默看著蘭溪溪,看著她的一顰一笑,憂愁彷徨。

他有無數次衝動,想上前撫平她眉間的皺容……

……

回到帝城後,蘭溪溪再一次陷入工作狂魔模式。

之前種植的豆子禾苗等,已經成長,可以拍新的流程。

同時,她到老師那裡學習新的手藝。

“溪溪丫頭,我還認為你火了,就再也不回來了呢。”薄懷燁打趣。

蘭溪溪快速道:“哪兒有,最近比較忙,對了老師,宴北師兄還好嗎?”

發生那件事,許宴北和她一樣,都很自責,她擔心他。

果不其然,薄懷燁聽到這個話題,便是一陣歎氣:

“宴北那小子和你一樣善良,認為若不是自己舉辦生日宴,燕夫人就不會死。

自那天之後,一直情緒低落,反省自己,每天也去墓前掃墓,道歉。

聽說,他想娶秦千洛,照顧她終身。”

額……

這……

蘭溪溪不知道該說什麼:“內心容易自責的人是這樣,他不做點什麼,總無法原諒自己。”

薄懷燁拍拍她的肩,感慨:

“你們啊,一個讓出自己的男朋友,一個想娶女人,獻出自己一生的婚姻。

我看,你和宴北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。”

調侃,挖苦。

蘭溪溪尷尬:“老師,你又在開玩笑了。不過老師,你怎麼知道我和九爺那個……”

“這還用說嗎?小九之前來找過我,說了情況。”薄懷燁說到這裡,認真的目光看著蘭溪溪:

“作為老師和長輩,這個問題我不得不說一下你。

你和宴北心思立場都冇錯,但凡事也要有個度,不僅彌補死去的人,也要顧及身邊疼你的人。

昨晚和小九聊天,看得出小九心情並不好,不止要耐心麵對自己不喜歡的女人,還被你冷落,幾天幾夜不聯絡。

這種情況,他也不願給你帶去困擾,反而拜托我照顧你,小九他是第一次這麼真心對待一個人。

你,不應該讓小九失望啊。”

一番話語,指責又語重心長。

蘭溪溪微怔。

她的確冇考慮這些,而薄戰夜在背地裡默默承擔這些……

一時間,心情沉重複雜。

“今天是燕夫人伏山日,一會兒去看看,也順便問一下小九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