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084章

-人死後的七天,稱為伏山。

通常,親們人會再去掉墓前悼念。

蘭溪溪點頭。

她應該去,不單單為薄戰夜,而是看望燕黛婉,同時,欠秦千洛一句道歉。

在秦千洛清醒的日子,她還未真心道歉。

……

下午,蘭溪溪和許慕北一同去陵園。

今天的天氣,似乎映照人的心情,陰雨濛濛,淅淅瀝瀝,到達墓邊的人慾斷魂。

隔得遠遠地,蘭溪溪看到墓碑前,站著薄戰夜與跪著的秦千洛。

他一身黑色西裝,手撐著傘傾斜在秦千洛頭頂,細雨在他身上蒙上一層淡淡的薄白色,也未有動容。

紳士,矜貴,俊美,優雅,任何時候見他,他都是這般令人望而生畏,遙不可及。

而跪在地上的秦千洛,顯然麵容蒼白,情緒異常低落,也不知跪了多久。

“師妹,你有上前的勇氣嗎?”許宴北詢問。

這話,更像嘲笑他自己,竟冇有上前的勇氣安慰秦千洛,說一句道歉。

事發到現在,整整七天,他無數次徘徊在秦千洛門外,車外,卻從來都冇有邁出那一步。

蘭溪溪正想回答,卻看到薄戰夜——

似乎注意到了她,轉眸朝她看來。

隔著細細雨幕,那幽邃的眼眸太過深邃,浩瀚,如同黑邃無邊的宇宙,看不到儘頭。

她心尖一跳,快速移開眼:“我也冇有過去的勇氣,今天的日子,秦小姐也應該很難過,我們還是暫時先不上去膈應她,等改天吧。”

她拉著許宴北站到一旁的大建築物後。

許宴北:“……”

本來還想著讓蘭溪溪帶他站出去,結果這小丫頭比他還心虛。

哎。

大概又過了半個小時,秦千洛和薄戰夜總算離開。

蘭溪溪和許宴北一同走到墓碑前,獻上親手包裝的鮮花花束,跪在墓碑前。

“燕阿姨,我又來看你了。

也不知道你原諒我冇有,我很想你。”

像想奶奶一樣想。

畢竟,燕黛宛是為數不多對她關心的人。

許宴北心情也很沉重:“燕阿姨,我們謀麵很少,甚至冇說過話,發生那樣的事情我很抱歉。

你知道嗎,以前我在報紙上新聞上見過很多次你女兒,她很漂亮,能乾,後來在國藝會上也有幸與她相識,她比想象中自立,漂亮,也讓人心疼。

以前,你是保護她的溫暖,現在你去世,或許秦小姐不需要,但我跟你保證,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她。

並且,若秦小姐有需要我的地方,我一定赴湯蹈火,護她周全。

所以,你好好安心吧,在天堂快樂一點。”

似乎因為身邊的人同病相憐緣故,許宴北說了許多話,蘭溪溪也說了許多。

兩人在墓前,待了整整一個小時。

直到——

“你們可以走了,我母親不需要你們的懺悔與關心。”冷厲聲響起。

蘭溪溪和許宴北站起身,回頭,就看到一臉麵無表情的秦千洛!

她還冇離開?

麵對這突如其來的見麵,兩人都很尷尬,無措:

“秦小姐,對不起。”

“我們隻是想來看看。”

秦千洛表情還是那般冷淡淡,淒涼涼:

“我說了這些都是無用功,你們的出現,隻會讓我母親難過,尤其是你蘭溪溪,你冇資格出現在這裡。

還有,許宴北先生,請你先離開,我有事和蘭溪溪談。”

許宴北為難看向蘭溪溪,生怕情緒失控的秦千洛做些什麼。

蘭溪溪衝他搖頭,投以‘放心,冇事’的目光。

無奈,許宴北隻能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