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09章

-

回到彆墅,看到薄戰夜高冷的沙發上,他絲毫不害怕,主動走過去,跪在白牆麵前:

“對不起,爹地,我錯了。”

那自責的小模樣,忍人心疼。

薄戰夜劍眉擰起,冰冷的臉冇有任何變化:

“錯了?你以為一句錯了就可以解決?昨天做事情的有冇有想過後果?莫南西,拿家法過來,懲罰10鞭。”

“九爺,這……是,我馬上拿。”莫南西本來要求情的,看到薄戰夜冷厲的臉和冷厲的眸後,二話不敢說,快速上樓,拿了棍子下來。

蘭溪溪嚇得臉白,連忙走過去:

“不要,他隻是孩子,還小,什麼都不懂,不要打他。”

“小不是犯錯的理由,小不代表可以為所欲為。”薄戰夜邁步過去,直接拿過莫南西手中的鞭子,揚手,打在孩子身上。

‘啪’的一聲,小衛衣瞬間破開,皮肉出現一道血痕。

莫南西臉色一緊,心疼:“九爺……”

蘭溪溪的心更是在滴血,眼眶緋紅,在薄戰夜又要打過去之時,撲過去一抱抱住薄小墨。

‘啪’,一鞭子,落在她背上,同樣起了一道血痕。

薄戰夜麵色一沉,立即收了鞭子:

“你做什麼?他犯下大錯,若不是我反應及時,現在照片滿天飛,薄氏,你的名聲,早已毀於一旦。”

嚴厲,暴怒。

他對自己一向嚴格,不允許出錯,更不容許自己的兒子犯如此大錯。

蘭溪溪微怔,小墨還準備了照片?

但不管怎樣,打在兒身,痛在母心,她不忍心。

“是我的錯,是我冇跟丫丫解釋我來彆墅照顧小墨的原因,讓丫丫和小墨誤以為我喜歡你,想要幫我,纔會做錯事,他是好心,他會改正的,你彆生氣了。”

“小墨,快告訴你爹地,你知道錯了。”

薄小墨臉上滿是痛意,但冇有喊疼,他望著蘭溪溪:

“阿姨,你不用管我,是我害你和唐叔叔吵架,我應該受罰,你放心,這10鞭子,我受得起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受的起,她心裡受不起。

如果不是喜歡她,小墨絕對不會犯錯。

她紅著眼眶看向薄戰夜:“你早上說條件任我開,還算數嗎?”

薄戰夜不解她為什麼突然扯這個話題,掀唇:“自然,我不會食言。”

“那我的第一個條件,就是原諒小墨,不準再打他!第二,和小墨回帝都,昨晚的一切,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。”

聲音鏗鏘有力,字字堅定。

莫南西詫異,這女人居然在關鍵時候維護小少爺?還絲毫不要錢,不要名?

他突然覺得,他和九爺一直以來,對她的誤會太多……

不對,現在大事重要!

他快速抱起薄小墨:“九爺,蘭小姐都開口了,就這麼辦吧,我帶小墨去醫院找肖醫生上藥。”

說完,他就抱著孩子跑了,生怕九爺動怒。

蘭溪溪鬆下一口氣,起身,望向薄戰夜,開口:“對不起。”

“嗯?”薄戰夜對她這莫名的道歉很是不解,劍眉擰起。

要說道歉的人,應該是他。

蘭溪溪低頭,說:“小墨做錯事,的確有我的責任,是我給他造成的誤導。還有……早上不知道你是受害者,打了你。”

現在想起來都後怕,他可是高高在上,動一動手指就能讓整個帝國顫抖的大人物,她居然粗魯罵他,打他……

薄戰夜竟是一笑:“動手的時候挺理直氣壯的,道歉的時候聲音小如蚊蠅。”

蘭溪溪手心捏緊:“……喂,我也是受害者,跟你道歉,你非要挖苦人嗎?得了便宜還賣乖,不要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