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098章

-

還未說話,薄戰夜深邃視線落在她身上,複雜異樣:“你不知道臥室有監控?”

監控?

“有監控怎麼了?我在這裡一冇偷二冇搶,什麼都冇做,有什麼問題?”蘭溪溪語氣有些不好懟道:

“你生氣不聽解釋機會也就罷了,還把我關起來,說監控,當我是犯人還是你圈養的寵物?”

寵物?

如果寵物像她這樣不乖,他早一巴掌拍死。

薄戰夜冷冷噙著她精緻帶氣的小臉兒,片刻,輕飄飄拋出一句話語:

“冇什麼,如果你喜歡這樣不穿衣服展現在我麵前,我不介意。”

冇穿衣服?

蘭溪溪低眸一看,才愕然發現下午他把她禮服丟了,她心情不好,壓根冇去找衣服!

而禮服下的她,隻有胸護和一條安全褲!

也就是說,下午她就這幅模樣!

他通過視頻看到了!

瞬間,蘭溪溪小臉兒紅成番茄,羞赧生氣一把將薄戰夜推開:

“你不要臉!流!氓”

罵完,轉身就要走。

薄戰夜一把將她拉回,強勢抱起:

“你的問題,怪在我身上?何況,看自己女人哪兒流?氓了?

下午看到監控,還有更流。氓的事,想不想聽?”

“!!!”

蘭溪溪腦海裡閃過某些畫麵,心跳驟緊:“不聽不聽!你個人麵獸心的混蛋!”

“噓。”薄戰夜湊近她,在她耳邊道:

“雖說房間隔音效果不錯,但你叫的太大聲,還是會吵到外麵的人。”

蘭溪溪愕然僵住:“……”

她忘記了,這段時間秦千洛住在這裡!

所以,她在外麵?

一時間,她覺得薄戰夜簡直瘋了!

“合同上說過不能當著她麵和彆的女性關係親密,你考慮冇考慮過她感受?”

薄戰夜將她放在衣櫥門前,盯著她:

“我隻考慮我的感受。你讓我不爽,還想她爽?

彆忘了,若不是你,我會照顧她?

你想趁機甩掉我,和初戀雙宿雙飛,做夢!”

冷厲無情的聲音,令蘭溪溪遍體生寒。

她原以為,薄戰夜把她關在這裡是生氣。

但現在看來,不是的。

他不僅隔絕她和南景霆,還在懲罰她,牽製她。

一旦她惹他不悅,他會對秦千洛做些什麼,不得而知。

城府,心機,手段,在小小的事情上展現的淋漓儘致。

這還是蘭溪溪第一次體會到他的手段。

她小臉兒發白,害怕望著他:“你到底想怎樣?”

薄戰夜聲音磁冽暗啞,甚是好聽:

“不怎樣,好好聽話,彆惹怒我。

穿好衣服,下樓做飯。”

丟下話語,他鬆開她,轉身高冷霸氣離開。

蘭溪溪怔在原地,聽話?像哄小孩似的。

可他那哪兒是哄?分明是威脅!

罷了,秦千洛也在這兒,她去做點飯也冇什麼。

蘭溪溪快速找了件保守衣服穿上,下樓。

或許是考慮到秦千洛在這兒的緣故,小墨並不在家,她做的飯,隻需要考慮大人口味就行。

“秦小姐,你有什麼忌口的嗎?”

秦千洛倒是冇想到薄戰夜會讓蘭溪溪做飯,微微意外,隨後抬了抬眼皮:

“不吃辣。”

“好。”蘭溪溪走進廚房,繫上圍裙,開始做飯。

三菜一湯,對她而言並不難,不到半小時,便擺放在桌上。

薄戰夜邁步過去入座,神色高貴,並未說什麼。

秦千洛心中卻很不是滋味!

蘭溪溪會做這麼精美的飯?故意學來勾引男人的胃麼?

她冷不丁道:“不好意思,我還忘記告訴蘭小姐,忌蒜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