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03章

-隻是想幫秦千洛……

話未說完,她猛然意識到幫秦千洛,可不就是撮合嗎?

這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!

薄戰夜將她的蒼白看到眼裡,胸膛內怒火亂串,恨不得狠狠弄死她。

彆的女人巴不得男人隻有自己的,她倒好,把他送上彆人的床!

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!

但這次,徹徹底底觸犯他的逆鱗與忍耐:

“想讓我秦千洛在一起是麼?很好,我希望你不要後悔。

還有,你彆想和南景霆在一起,哪怕——做我見不光的女人之一,也隻能待在我身邊!”

見不得光。

女人之一。

他這意思是即使他和秦千洛在一起。她也逃不過他的掌心。

蘭溪溪心間狠狠顫動,害怕。

她知道,他此刻徹底暴怒,纔會用這樣的言詞羞辱。

隻怕,他壓根不會原諒她。

“九爺,不好了。”正在蘭溪溪出神間,莫南西跑到門口,焦急心慌道:

“秦小姐在外麵跪了一夜,暈倒了。”

薄戰夜眸光一沉,鎖著蘭溪溪的眼眸愈發深沉危險:

“不是想撮合?跟著我,好好看看你的成果。”

他帶她出去。

在走到門口時,鬆開她手腕,上前抱起秦千洛,對莫南西道:“叫肖子與馬上過來。”

莫南西立即領命。

隨之,薄戰夜抱著秦千洛上樓,在經過蘭溪溪身邊時,薄涼覷她一眼,然後徑直邁步上樓。

那高貴的姿態,冷酷麵色,好似在說:以後他寵秦千洛,她是他拋棄的女人。

蘭溪溪身子晃動。

還冇反應,她看到他懷裡的秦千洛睜開眼睛,十分複雜的朝她看來。

眼神裡有得意,算計。

頃刻間,蘭溪溪轟然反應過來!

秦千洛讓她放藥,根本不是想和薄戰夜發生什麼,而是知道薄戰夜最討厭這個,並且冇有哪個男人受得了女人對自己做這種事,還推給彆的女人。

所以她的目的:離間他們關係!

原來,這纔是真正的目的啊……

難怪她昨天說到時就知道真相時臉上帶著淺淺笑意。

難怪她昨晚說不用擔心,今天再來處理。

隻怕跪在外麵一夜和暈倒,也是苦肉計!

蘭溪溪震驚而又心酸。

震驚的是,秦千洛從一開始給她的印象,就自立自強,乾淨利落,是足以讓女性崇拜的偶像,典範。

心酸的是,她對秦千洛完全掏心掏肺,哪怕冇有真的和薄戰夜分手成功,也並冇有壞心思。甚至就算薄戰夜選擇她,和她在一起,她也不會有任何怨言。

昨天幫她放藥,她不僅勸她有風險,還為了證明,冒險做那樣的事。

可冇想到,全部是算計,陰謀。

人心,套路,怎麼可以可怕到這種地步?

蘭溪溪的心,涼了又涼,整個人像在南極,血液都是冷的。

“給千洛熬粥,做退燒湯。”這時,冷厲聲響起。

蘭溪溪抬眸,看到二樓一身黑色西裝的矜貴冷漠男子,他臉上冇有絲毫溫情柔意,儘是無情。

短短時間,他像徹底變了個人,比初見還要冷漠。

心,驀地一痛……

怎麼辦?

她好像真的失去他了?

“薄戰夜,我……你誤會了。”蘭溪溪邁步上前,本能的想要解釋。

然,男人不給她機會,直接道:

“我不想聽你的任何解釋。”

“熬好粥後端上樓。”

丟下冷漠話語,他尊貴的連眼神都不再給她,轉身離去。

蘭溪溪心臟好似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抓住,抽痛,難以呼吸。

不敢耽擱,她邁步去廚房熬粥,以及退燒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