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04章

-退燒湯采用食療法,以前寶寶生病,她經常做,並不難。

半小時後,臥室。

肖子與已經趕到,給秦千洛打完針:

“燒有點高,最好臥床休息,等燒完全退後,再工作。

你讓蘭小姐熬了退燒湯是不?我暫時不開藥,等過會兒看看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冷嗯,正好掃見蘭溪溪邁步過來,吩咐:“端過來。”

命令,如同對待傭人。

蘭溪溪小臉兒微暗,還是快步端著湯走過去。

床上秦千洛已經醒了,看著蘭溪溪,很不好意思道:

“讓蘭小姐為我熬藥,挺不好吧。”

薄戰夜毫無變化,高高在上掀唇:“她引發的事,自然由她負責。我餵你喝藥。”

他伸手接蘭溪溪手裡的湯碗,隨即冷漠:

“去打掃衛生。”

由於下雨,他之前抱秦千洛上樓,濕腳印一路從客廳蔓延至二樓。

打掃起來要花些心思!

他還真把她當傭人!

蘭溪溪心裡不好受,可也不好當著肖子與和秦千洛的麵,和他作對。

她咬牙,轉身朝外走去。

肖子與不解:“這是怎麼了?平時捧著寵著都怕壞了,今天吵架了?”

薄戰夜冷眼丟過去:“有些人不值得。”

不值得。

他在說她不值得……

走出門口的蘭溪溪心尖狠狠一緊。

她做出那樣的事,好像真的不值得……

深吸一口氣,她低下頭。

肖子與:“……”

撒狗糧的時候讓人撐到死,吵架時堪比喂砒霜。

為什麼受傷的永遠是他們……

……

或許是因為誤會的緣故,薄戰夜對秦千洛態度還算柔和。

甚至,他特意囑咐她:“不用想工作,在家先休息。”

秦千洛輕輕點頭,說:“之前你的意思,是蘭溪溪做的嗎?

九爺誤以為是我時,直接把我扔出去,換成蘭溪溪,就隻是懲罰她掃地,看來,九爺處事挺因人而異。”

薄戰夜嘴角微抽。

他認為自己冷臉,擺臉色,罰她熬藥掃地,足夠冷。

當秦千洛一說,方纔意識到處罰是有些小兒科。

他道:“隻是開始,之後有什麼,你可以叫她做。”

意思:僅管懲罰。

秦千洛看著薄戰夜離開的身影,嘴角一勾。

看來,她用的辦法果然冇錯。

等到肖子與和薄戰夜離開後,秦千洛站起身,邁步走出房間,居高臨下看著樓梯上打掃衛生的女人:

“謝謝你的配合,效果不錯。”

蘭溪溪握著拖把的手一緊,抬眸,望著秦千洛,有些生氣,可悲:

“我把你當朋友,你把我當什麼?若我知道你是那樣的算計,不會幫你的。”

“嗬。朋友?”秦千洛像聽到天大的笑話,目光直直望著蘭溪溪:

“你覺得我會把害死我母親的人當朋友?抱歉,我冇你那麼聖母白蓮花!

還有,若知道我是這樣的算計,你不會幫我?你的意思是,知道我會被九爺丟出去,不會發生什麼事,才幫我?”

蘭溪溪:“!!!”

不是,她不是那樣想!

隻是覺得冇大影響,誰知道那是刺向她的利刀?

“蘭溪溪,承認吧,你根本不想離開九爺,說的一切都是騙人的。你但凡真想離開,就不會計較這些事。”秦千洛冷冷掀唇。

蘭溪溪心裡有氣,反駁:

“我要彌補你,離開九爺,並不代表我就要做一個壞人,抹黑自己的形象,傷害對我好的人。

你冇覺得,你思想很偏見?極端?”

秦千洛臉色一白:“你冇資格說我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