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05章

-

你現在的態度是要去告訴薄戰夜,是我吩咐你做的?然後我剪掉了一段監控內容嗎?

去吧,即使是我指使的,你也做了,改變不了什麼的!隻會讓我更厭惡你。”

丟下話語,她摔門回房間。

蘭溪溪又氣又無語。

怎麼攤上這樣的人這樣的事?

而且不可否認,秦千洛說的冇錯,雖然是她指使,但在薄戰夜看來,她的確做了,性質完全一樣,解釋冇用。

心累。

……

晚上。

蘭溪溪待在小臥室裡,情緒十分低落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手機鈴聲響起,她拿出來,看到來電,很是意外。

南大哥。

那晚吃飯時,她通過他的微信請求,也新增了私人電話。

他現在打電話給她做什麼?

想到那件被毀掉的禮服,她還不知道怎麼解釋。

“喂?南大哥。”

“小溪,我在彆墅外,你出來見一麵,有正事。”

什麼?彆墅外!

“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的?”蘭溪溪很是震驚詫異,印象中她壓根冇說過她在這邊!

難道是誰告訴他的?

南景霆聲音溫沉:“不重要,我等你出來。”

電話掛斷。

蘭溪溪有些為難,之前和南大哥吃飯,就引起薄戰夜誤會,現在南大哥來這邊找她,若被薄戰夜知道,估計更怒火滔天。

可她總不能不出去,讓南大哥一直在外麵等。

算了,正常的見麵冇什麼。

蘭溪溪快速整理好儀容,衣服,跑出去。

意外的,彆墅外不止有南景霆,還有另外一個衣著普通,年紀微老的平民老爺爺。

一看,就是他們家鄉的人。

“南大哥,這是?”

南景霆解釋:“這是我們隔壁村牛爺爺。”

牛爺爺!

那個算命卜卦,什麼都懂得牛道士?

小時候,村裡村外,甚至是鎮上都知道他的名諱,還有不少遠道而去的人特意去拜訪看命。

可以說,非常離開

蘭溪溪也聽奶奶說過很多次,隻是……

“南大哥,你找他來做什麼?”

南景霆道:“先到一旁茶館坐下再說,我定了位置。”

“好。”

三人到達茶館,入座。

茶藝師泡上好茶。

待茶藝師退下,南景霆方纔說:

“之前你和燕夫人,蘭嬌說你天生掃把星,以及這段時間和秦千洛相處的事,我有關注。

我找牛爺爺過來,讓他給你重新算命。”

重新算命!

他的意思是聽到蘭嬌罵她掃把星,知道她很難過,然後特意如此,想解開她的心結!

蘭溪溪心間狠狠一動,滿是錯愕……

她被人說是掃把星,是從小的事。

那時候南大哥總對她說‘信什麼江湖騙子?你是我的小幸運,最善良的小丫頭。’

她在他的開導下,也並不信那些。

現在,他居然主動找算命的,無一不說明,他有多細緻體貼。

還是和小時候那般,從問題根源保護她,照顧她,幫她。

他,依然是那個南大哥。

牛豐潤喝了口茶,拿出包裡的紙筆,說:

“這是南先生問到的你的八字,我現在幫你看看。”

邊說,他邊專注地在紙上寫著一堆東西。

那些字元,外行人看不懂,但那認真模樣,竟讓人不得不信。

蘭溪溪左手竟不自然捏住右手。

其實她從冇算過命,第一次算,緊張,期待。

害怕自己真的是掃把星,期待自己有所好命。

終於,五分鐘後,牛豐潤開口了:

“蘭小姐,已經好了,隻是這……”欲言又止。

蘭溪溪心尖愈發收緊:“怎麼了?很不好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