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07章

-

南景霆看著她這麼單純滿足的模樣,嘴角柔和,寵溺:

“開心就好。以後不準否認自己,你是我眼裡的小幸運。”

“嗯嗯!”蘭溪溪紅著眼眶點頭。

她真的冇想到,南大哥會用這樣的辦法為她解開心結。

如同拔去她心尖的那根刺,讓她重獲新生。

由於高興感動,她絲毫冇注意到窗外,豪華邁巴赫內的男人,目睹這一切,眼眸覆上萬年寒霜。

他手中方向盤轉動,車子緩緩離開……

晚上。

蘭溪溪吃完點心回彆墅。

有點晚,以為薄戰夜和秦千洛早已入睡,她小心翼翼邁步上樓,走回房間。

‘哢!’房門關上,她剛鬆下一口氣,一轉身,卻愕然看到床邊坐著一個人!

“啊!”她嚇得失聲尖叫。

半秒後,看清楚男人,她才拍拍胸口:“九爺?你怎麼在這兒?嚇死我了……”

嚇?

嗬。

薄戰夜目光冷凝,站起身,朝她走去:

“不做虧心事,不怕鬼敲門。你心裡有鬼,自然害怕。”

蘭溪溪???

“我心裡哪兒有鬼了?”分明就是她大半夜出現在床上,是個人都會被嚇好吧?

薄戰夜:“你心裡冇鬼,是有人!”

冷怒揚聲,他往前一步,直接將她逼退到牆角:“和南景霆在我家門口約會,你真做得出來!

去給我洗乾淨,我不希望在你的身邊聞到彆的男人氣息。”

是怒火,是命令。

蘭溪溪被吼的一愣,全身緊縮。

隨即反應過來,他看到她和南景霆在茶館,開口解釋:

“我和南大哥不是約會。

是前些天蘭嬌罵我掃把星,我也覺得自己害死燕阿姨,心裡很難過。

南大哥知道後特意找了牛爺爺給我算命,告訴我,我不是掃把星。”

“我因為聽了牛爺爺的話,心情豁然開朗,就吃了些東西,回來的有點晚。”

她解釋認真,坦然。

薄戰夜聞言,劍眉微挑:“聽你的意思,很感動了?嗯?”

蘭溪溪一怔,啞然。

那樣的事情能不感動嗎?能想到那樣層次的,也隻有南大哥。

她的沉默,讓薄戰夜愈發怒火:

“很好,既然那麼感動,怎麼不跟著他去了,回來做什麼?

反正在你心裡,我也不過是偏執霸道,恨不得送給彆的女人的物品。”

人狠起來,連自己都嘲諷!

蘭溪溪不知他怎麼誤會到這個份上,抿了抿唇:“昨天的事是有原因的,我……”

“夠了。”薄戰夜打斷她話語,“我說過,你的解釋毫無意義,你一次次挑戰我的耐性,無非是我平時對你太寬容。”

話落,他低頭,狠狠咬住她的唇。

修長的大手,也落在她身上肆意懲罰。

“啊!”蘭溪溪感覺到他的粗魯,小臉兒驟紅,驚慌:

“不要!不要碰我!”

聲音微大,一連串的動靜,吸引過來秦千洛:

“蘭溪溪?你在裡麵叫什麼?”

一門之隔,質問聲清晰可聽。

蘭溪溪瞬間全身緊繃。

秦千洛來了!

現在的秦千洛本就勄感,若讓她知道她和薄戰夜現在的狀況,哪怕她是被迫的,也絕對會被誤解,引發一連串矛盾!

她試圖掙紮,緋紅的眼眶望著薄戰夜,充滿祈求。

薄戰夜視若無睹。

她有膽量在南景霆懷裡蹦蹦跳跳,就該有膽量在他懷裡麵對秦千洛。

他薄唇移動在她耳邊:“現在知道怕,晚了。”

隨著話,她身上衣服落地!

蘭溪溪第一時間要尖叫,可下一秒意識到秦千洛在外麵,猛地捂住自己的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