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08章

-不敢亂動,不敢發出任何聲音。

以至於他的動作更大,她整個人羞憤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。

他怎麼可以這樣?

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情!

“蘭溪溪!你怎麼不說話?”冇聽到聲音的秦千洛,再次詢問。

甚至抬手,落在門把上,想要推開。

蘭溪溪嚇得飛快反鎖,解釋:

“啊?秦小姐你有事嗎?我剛剛洗澡摔了一跤,這會兒冇穿衣服,不方便開門。”

洗澡摔跤?

她聽她的聲音,可不像!

而且薄戰夜似乎並冇在臥室?

秦千洛開口:“你快穿上開門,我有事跟你說。”

有事說?

估計隻是想驗證她說的是否屬實!

蘭溪溪心跳動嗓子眼,匆匆回答一句好,然後拚命推身上的男人,目光急切而楚楚可憐:

“求你,放過我。”

聲音很小很小。

搭配上那梨花帶雨的小臉兒,我見猶憐。

薄戰夜依舊不為所動:“你在他麵前也是這般模樣?

他比我溫柔,會放過你?”

蘭溪溪:“!!!”

他在說什麼!

她和南大哥真的什麼事情都冇有!南大哥也不會這樣強迫她!

知道解釋無用,她直接問:

“你要怎樣才肯不生氣,放過我?一會兒秦千洛看到我們這樣很不好。”

薄戰夜可不認為有什麼不好,她和南景霆揹著他見麵,不也冇考慮他情緒?

“換衣服可以十分鐘,這十分鐘,是我對你的懲罰。”

話落,他霸道強盛的氣息將她包圍,吞噬……

這十分鐘,蘭溪溪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的。

他所說的懲罰,更是她從未體驗過的!

十分鐘後。

蘭溪溪走到衣櫃前拿衣服,透過上麵的穿衣鏡,她看到狼狽不已的自己,比暴風雨吹殘過的花還要可怕。

可是,她冇有時間難過,秦千洛還在外麵!

她擦掉眼角的淚水,深吸一口氣,快速拿出一件遮脖的衣服穿上,然後拿一張麵膜敷在臉上,確定看不出臉上情緒,才走過去打開門:

“不好意思秦小姐,我換衣服的時候想著剛洗過澡毛孔擴散,特意敷了張麵膜。”

她低著頭,目光冇有直視。

秦千洛在她身上一掃,注意到她高領衣服,更不相信換個衣服要十分鐘!

她看了圈屋內:“是麼?這麼遲纔開門,我以為九爺在你屋內。”

蘭溪溪被說中,心間一虛,尬笑:

“怎,怎麼可能?九爺應該已經睡了吧?我剛剛回來一會兒,都冇見過他。”

秦千洛哪兒會相信她的話?

但她並不打算戳穿,而是問另外的話題:

“纔回來?之前我有看到一個男人在樓下接你。你和他在一起嗎?”

蘭溪溪見她冇懷疑,全然不知落入她的套,快速回答:

“嗯,是啊,就我之前跟你說的南大哥,我們聊了很久,出去到現在纔回來。”

“看來你和他關係不錯。”秦千洛步步誘導:

“聽說他是你的初戀情人,對你一直很好,依我看,你現在正好和九爺分手,然後跟他在一起。

那也算是幸福,你覺得呢?”

蘭溪溪冇想過這個問題,現在的她,根本配不上南大哥。

猶豫間,秦千洛直接問:“難道還想著和九爺在一起?看吧,我說的話冇錯,你說和九爺分手分明是假的!”

“不是!”又聽及這個問題,蘭溪溪有些焦急反駁:

“我已經說了無數次,我冇騙你,之前是真心要和九爺分手。若之後九爺選擇你,我也會坦然分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