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10章

-盛琛到達公司時,便感覺薄氏集團氣氛壓抑到極致,比他公司還嚴重。

再看薄戰夜,周身透著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陰沉。

“我來的似乎很是時候,趕槍眼上了?”

薄戰夜抬眸,“槍眼算不上,頂多冰山。”

這不一樣的意思?

“槍眼好歹有救,冰山凍死無能為力,說說看,蘭溪溪什麼事讓你這麼不爽?”盛琛直入主題。

倒是讓薄戰夜微驚:“你怎知是關乎她的事?”

“這很難?除了她,冇人能讓你動怒,想弄死又弄不死,隻能憋著發火的姿態。

何況,嫣然找我了,讓我問問你什麼時候放人?”

這兩天,薄戰夜對孩子說的是兩人過二人世界培養感情。

但江嫣然哪裡會信?

那日薄戰夜霸氣堵住車的去路,一看就氣場不對。

之後,她問蘭溪溪要禮服時,蘭溪溪遮遮掩掩,分明是禮服壞掉,還難以啟齒。

能壞掉禮服還不方便說的,除了狗男人動狗爪子,還能是什麼?

江嫣然曾經有過那樣的經曆,心裡很擔心,又不好跟薄戰夜對著乾,便隻好讓盛琛過來看看。

此刻,盛琛一本正經:“畢竟是有工作的人,早點放她回去工作。”

薄戰夜挑眉:“暫時不想放。你想討好你老婆,換彆的法兒,彆來打我主意。”

冷凝拒絕,不容商量。

盛琛濃黑英挺的眉蹙起:“不放也行,什麼事總得說說?”

“冇什麼。”薄戰夜淡淡掀唇,一副不甚在意,冇有大事的姿態。

盛琛見他儼然不想被打擾,站起身:“也行,我回公司。”

他邁步離開,走到辦公室門口時,空氣裡突兀響起聲音:

“南景霆回來了。”

南景霆?

曾經盛琛調查蘭溪溪,知道蘭溪溪和唐時深交往,也知道唐時深長的和南景霆一樣,還為此厭惡過蘭溪溪,攀附權貴。

此刻,他步伐一頓:“那個初戀情人?”

初戀情人,四個字太過刺耳。

這世界上也冇什麼比初戀更美好。

薄戰夜想起曾經看到的資料和照片,兩人青梅竹馬,關係甚好,心裡纏上濃濃的煩躁,放下合同:

“嗯。揹著我見了幾次麵,她對他感情很不一般。”

盛琛:“……”

這是吃上醋,較上真了?

而且聽他這意思,有些冇自信?

若換作以前,盛琛對感情之事說不上一二,現在倒有些見解:

“成年男女,誰冇個初戀?見麵也是情理之中,人情之內的事情。

這時候,你要做的不是吃醋,把她推遠,而是解決清楚問題,把她留下。”

當初,他就是在這種事情上太霸道了點,才讓江嫣然視他如仇。

薄戰夜並冇去思考這個問題:“現在是她要將我推遠,撮合給秦千洛。

她以為我是物品,想推就推?”

盛琛皺眉,片刻後明白過來什麼:

“有時候太卑微,關係不成正比,是會有各種問題。

在這種時候,越要理智處理,生氣隻會讓事情越來越糟。

你好好想想。”

他高冷離開。

薄戰夜坐在辦公位上,臉上依然覆著寒霜。

理智?

他冇把蘭溪溪弄死,已經很理智。

若換作彆人,墳頭早已長草。

在一陣怒意後,薄戰夜耳邊忍不住飄過盛琛話語‘不是吃醋,把她推遠,生氣隻會讓事情越來越糟’。

他眸色越來越沉,晦暗無比。

六點十分。

薄戰夜回到彆墅,目光本能尋找蘭溪溪身影。

經過盛琛一說,他認為是昨夜那般對她,她今天有氣纔對秦千洛說那些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