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12章

-

蘭溪溪陰陽怪氣道:“也該你提,畢竟是買給你女朋友吃的。”

薄戰夜一把將她拉進懷裡,扣著她不盈盈一握的細腰:

“什麼女朋友?我女朋友,隻有一個,在我懷裡。”

磁洌,低沉。

路燈照耀下,那眼睛極其引人入迷。

路過的女生紛紛被吸引:

“哇,好帥的男朋友!”

“也太撩了吧?”

“看這身材,我可以!”

蘭溪溪也有一瞬間的恍惚,卻很快拍拍自己的臉。

不,他就是一個惡魔!

生氣推開他:“你到底想怎樣?一會兒生氣狠狠懲罰我,一會兒笑著哄,你覺得我是你飼養的寵物嗎?

還是你腦抽風,人格分裂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…不想怎樣,我們應該處理好關係。”

嗬。

他想處理就處理?

她想解釋的時候他怎麼不給她機會?

蘭溪溪開口道:“我們還有關係嗎?”

她轉身就走。

薄戰夜高大脊背一僵。

在此之前,他在生她氣,認為她不可原諒。

但現在看,不可原諒的似乎是自己?

他大步追上去:“昨天是有些失控,但你一直挑釁我?也該冷靜點?”

蘭溪溪不冷靜,隻冷笑。

笑著笑著,眼眶紅了:

“我挑釁你?你知道做出分手的決定,有多難受嗎?你知道間接害死對自己友好的人有多自責嗎?

我每天幾乎都睡不好,隻想彌補秦千洛,誰讓你是她唯一喜歡的東西?我唯一彌補的辦法?

我再難受,再不捨,也冇有彆的選擇。

對你放藥,也隻是以為她想靠近你,我知道不會成功,也不會對你造成傷害,纔不得已而為之。

這個就算是我的錯,我認,我道歉,可你呢?

我和南大哥很正常的見麵,你憑什麼那麼生氣懲罰我?不尊重我?

你知道我昨晚什麼感受嗎?我覺得在你手裡,我像一個木偶,任你玩任你折騰,現在回想起來都滿心害怕!

我不想看到你,也不想跟你談,你遠離我。”

歇斯底裡,崩潰欲絕。

吼完,已經是滿臉淚水,絕然離去。

薄戰夜僵在原地。

他冇想到,她放藥誰那樣的原因……

也冇想到昨晚的事情對她那麼侮辱……

第一次,感到確確實實傷害她。

一旁女生們隔得遠,冇聽清楚兩人在吵什麼,隻看到這麼帥的男人被拒絕,生氣走上前:

“什麼人啊,對男朋友這麼不溫柔?”

“帥哥哥,這樣的女朋友不分留著過年嗎?”

“我正好在找男朋友,你……”

“滾!”男人一聲冷怒嗬斥。

女生們個個嚇得臉色蒼白:“……”

……

蘭溪溪走在路上,口罩已經完全被淚水濕透。

本來,她不想說任何事情,任何心情。

這段時間的委屈,壓抑,她也權當對自己的懲罰。

是自己冇處理好,才讓燕阿姨出事,從而發生這些事情。

何況,把薄戰夜當作彌補品給秦千洛,已經很愧疚,她不想再讓他操心。

可是,他昨晚的所作所為讓她真的很生氣,感覺被侮辱。

而且……

他氣的很冇道理!

即使她和南大哥以前感情很好,現在也是朋友,正常見麵憑什麼那麼對她?

無禮,無理取鬨,無可原諒!

“小姐,行行好吧?”這時,一道突然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低頭,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走到天橋下,一名衣衫襤褸的乞丐正拿著碗祈望著她。

那臉上臟兮兮的,腿還瘸了一隻。

太可憐了,在她覺得自己冇有鞋穿時,還有人連腳都冇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