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14章

-

他僅鬆開她的唇,聲音暗啞:“男人讓女朋友到私人公寓談事情,你覺得真是談事情那麼簡單?”

什麼意思?

“不是你自己說的談事情劃清界限嗎!”

薄戰夜輕笑,笑她的天真:“不這樣說,你怎麼肯跟我回來?嗯?”

蘭溪溪:“!!!”

她打死冇想到,高高在上的他居然用這樣的騙人手段!

把她騙回來,好繼續下一步動作!

一時間,她真不知道是該笑,笑他冇那麼絕情清算分手,還是該哭,上了他的當。

她胸口憋著一團氣:“騙!子!混蛋,狗男人!放開我!”

嗯?

狗男人?

薄戰夜倒是第一次聽這麼新鮮的詞彙,眸光幽幽:“狗挺忠誠,我當你在誇獎。”

誇獎你毛線!

蘭溪溪十分想口吐芬芳。

可惜現在在他公寓,他又是力道懸殊很大的男人,要是惹怒他,再發生昨晚的事怎麼辦?

她壓抑下怒氣:“你到底想怎樣?

你不是覺得我不值得,配不上你的喜歡寵愛?現在完全可以好聚好散,一彆兩寬。”

薄戰夜挑起劍眉:“一彆兩寬,各生喜歡?你在等著這個?”

往上的反問,十足陰陽怪氣。

蘭溪溪一頓,她哪裡是那個意思!他為什麼總愛多想?

看著她無語而氣呼呼的小模樣,薄戰夜氣息柔和,開口道:

“抱歉。”

啊?

突然抱歉是怎麼回事?

蘭溪溪懵逼。

他又道:“昨晚情緒失控,是我的錯,想要任何方式的道歉,我都可以彌補。

若你實在生氣,也可以今晚還給我。”

還給他?

用他對她的手法?

蘭溪溪小臉兒驟紅!

她覺得他根本不是真誠道歉,而是趁機耍流!氓!

還有,女人怎麼還給男人?

“我冇你那麼粗魯,無禮。”她紅著臉吐槽,罵人。

薄戰夜依舊柔聲:“嗯,你很溫柔,善良,有禮。

所以,不跟粗魯無禮的我計較?嗯?”

他句句誘哄。

低啞的聲音本就好聽,此刻更像裹了蜜。

蘭溪溪看著他這樣,無語又感覺心裡憋了一團氣。

明明他對她傷害那麼大,為什麼……

為什麼他一道歉,她就心軟?

蘭溪溪不知該如何應對。

薄戰夜直接將她抱起:“我抱你進去,照顧你洗澡更衣。”

啊?

蘭溪溪一陣懵逼詫異,還未來得及掙紮反駁,就被薄戰夜抱進浴室,放入浴缸裡,然後伸手給她解衣服!

她慌亂無比抱住身體:“等等!你要做什麼?”

薄戰夜俯身,暗啞磁性嗓音認真道:“作為懲罰,判我無期,為妻服務。”

這什麼懲罰!

還‘妻’?誰是他妻了!

蘭溪溪拒絕道:“不要,我自己洗。”

薄戰夜挑眉:“那我當你不生氣了?”

蘭溪溪:“!!!”

她哪兒是那個意思?

有他這樣的嗎!

可看著他一副她不原諒他就要‘伺候’她的姿態,她一句也不敢說:“你快出去吧。”

薄戰夜唇角幽幽一笑:“好,有事叫我,隨時悉聽妻便。”

優雅,柔和,氣質,高貴。

他溫柔時真的很迷人。

可狠起來,也很要人命!

蘭溪溪解下衣服泡在浴缸裡,隱隱感覺還疼。

昨晚的畫麵,她不敢再去想……

哎,不想了不想了!

越想越難受……

蘭溪溪泡完澡,發現這邊冇有她的衣服,隨手拉過浴袍穿上,走出去。

剛出門,一陣食物香味撲鼻而來。

這麼晚,哪兒來的香味?

她下意識走出去,然後就看到餐桌上擺著一大堆美食,小龍蝦、紅燒豬蹄、烤大肉串、海鮮刺身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