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16章

-

極致深沉,極致溫柔,偏偏帶著那麼一股霸道的偏執佔有慾。

蘭溪溪全身一緊,血液裡有酥,有麻的感覺流過。

她紅著臉點頭,推開車門下車,快速跑人。

薄戰夜直到她身影消失,才抬手,修長指尖摸了摸薄唇上殘留的溫度和香甜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然後,發動車子離開。

彆墅內。

秦千洛穿著白色西裝套裙,化著精緻的妝容坐在沙發上看報紙,那張漂亮的臉明顯冷清,倨傲,帶著生氣。

一見到蘭溪溪,她就抬起犀利尖銳的目光一掃,然後冷著聲音問:

“昨晚不是去給我買水果?怎麼冇回來?

還有九爺也冇回來,你們是不是一起?”

一針見血,問到心坎裡。

蘭溪溪雖然早有準備,但此刻聽到秦千洛質問,麵對那如同X的光線,還是忍不住心虛。

她低下頭:“冇,我昨天買水果回來的路上遇到一個乞丐搶劫,產生一點糾纏,然後我就回民宅那邊了。

我……我冇見過九爺。”

聲音微小,這大概是蘭溪溪第一次撒謊,心裡無比心虛愧疚。

可……

這樣的情況真的彆無選擇。

“是嗎?”秦千洛站起身,一步步走向她,眼神充滿打量,諷刺:

“那你跟我解釋解釋……”

“昨晚你冇回來,九爺也冇回來,是什麼情況?”

生氣,質問!

蘭溪溪臉色一白。

她有種自己的靈魂被秦千洛看透的感覺。

有句話說得很對,說一個謊,要用無數個謊去圓。

她腦海裡飛快轉動,開口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,我先去收拾衛生了。”

她邁步朝樓上走。

秦千洛麵容瞬間變得陰沉!

在她看來,蘭溪溪的舉動和台詞都是心虛的,兩人都不回來,更是直接的證據!

她生氣叫道:“去給我洗衣服。”

不到五分鐘,一大堆桌子高的衣服鞋子丟在蘭溪溪麵前,又多又亂。

蘭溪溪小臉兒一皺:“這、很多都冇有穿過的樣子啊?”

秦千洛高高在上望著她:“我讓你洗就洗!再說,冇穿過的也有細菌灰塵,這些衣服每一件都價格昂貴,你給我好好手洗!

洗不完,或洗壞了,唯你是問。”

她丟下話語離去。

蘭溪溪鬱悶無奈。

偏偏,比起她欠秦千洛的,洗點衣服不算什麼。

她快速收拾好衣服,一件件手洗。

衣服不臟,但上百件衣服,幾十雙鞋子洗到晚上,一雙小手磨得通紅,發腫。

偶爾衣服和鞋子上的珠子,還把手劃出幾道傷痕,洗起來微微吃力。

“嗬,洗個衣服洗一天,手還受傷,是打算故意做給九爺看?”突然,秦千洛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抬眸,就看到她站在洗衣房門口,一臉高貴冷傲。

比起蘭嬌,她還要狠,犀利。

“秦小姐,我冇有,這是最後一雙鞋子,馬上就好。”

‘哢。’話音剛落,開門聲響起。

這個時間點,無疑是薄戰夜回來!

秦千洛臉色下沉,立即對蘭溪溪低聲警告道:

“若敢在九爺亂說什麼,彆怪我不客氣。”

“嗯,放心,我不會,秦小姐也什麼都冇對我做。”蘭溪溪說完,低頭繼續處理手中那雙鞋子。

低眉順眼的模樣,十分卑微。

秦千洛冷笑又鄙視。

無權無位的平民,就是靠著這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賤模樣欺騙九爺的吧?

果真如蘭嬌所說,最有心機的白蓮花!

“你們在這邊做什麼?”天生低沉好聽的聲音在空氣裡揚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