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17章

-

秦千洛快速回神,斂下所有情緒,望向走過來的薄戰夜:

“冇什麼,她打掃衛生時,不小心把衣服和鞋子弄臟,主動幫我洗。

我正在勸她,為什麼不用洗衣機或送去乾洗店。”

一本正經,好不自然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影後!一個個全是演技精湛的影後!

薄戰夜深邃目光落在蘭溪溪小手上,她似注意到視線,刻意往水裡淹,看不到什麼。

但,洗衣房裡掛著最少上百件衣服,昨天並冇有。

他很自然而然明白過來是什麼情況,望著秦千洛,掀唇道:

“是這樣?”

微微冷凝,質問。

秦千洛手心捏緊,他難道看出來了?

其實,她並不心虛,蘭溪溪害死她母親,即使當著薄戰夜的麵,她也敢弄死他!

可是,為了不給他壞印象,她纔有所保留,剋製。

此刻如何解釋?

在兩人目光相對的磁場下,蘭溪溪快速放好鞋子,走上前道:

“九爺,的確是秦小姐說的那樣。

我下午打掃衛生時,忘記關衣櫥門和窗,許多灰塵跑進去。所以我隻是拿這些衣服過過水,很簡單的。

你們還冇吃晚飯吧,我去做,一會兒就好。”

她笑著離開,輕鬆的語氣和愉悅小臉,看不出絲毫其他情緒。

薄戰夜這才收起寒氣。

秦千洛鬆下一口氣,反將一軍:

“九爺昨晚冇回來,聽秘書說也不在公司,是去做什麼了?還有很巧的是,蘭溪溪也冇回來。”

薄戰夜眯眸,聽秦千洛的意思,是冇在小姑娘那裡問出什麼。

他不屑說謊,也不認為自己違反規定,畢竟當初合同上隻說不得在女方麵前,與另外女性關係親密,冇說外麵不可以。

但若說真實情況,無非陷小姑娘於不仁不義。

想了想,薄戰夜淡淡問道:“合同上有說需要交代行程?”

輕飄飄一句,四兩撥千斤!

秦千洛一怔,臉色尷尬。

任何男人都討厭被女人查問行蹤,何況薄戰夜這樣高高在上的男人!更何況她不是他的什麼人!

若惹他不悅,他什麼都不會顧及。

她快速轉而解釋:“冇有,隻是昨晚做噩夢,醒來時去找你,冇看到你在家,有些好奇。

冇事,我去整理檔案,打算這兩天就恢複工作。”

她邁步離開。

薄戰夜周身的氣息方纔下降,轉身走出去。

本想去廚房看蘭溪溪,但轉而一想,在彆墅裡隻會激起秦千洛不滿,給她帶去麻煩,他轉變方向,坐到沙發上,脫掉西裝外套看報紙。

蘭溪溪今晚手痛,做的有些慢,但還是不影響手藝,三菜一湯,清甜可口。

或許是因為今天發生的事情,秦千洛並未說任何話語,更未刁難。

隻是……

“啊!”突然,她痛叫一聲,眉頭緊擰。

蘭溪溪嚇的秀眉緊皺,快速站起身走到她身邊:“秦小姐你怎麼了?”

在問出這句話時,她腦海裡已經閃過無數電視劇狗血片段,比如買的菜有毒,或不小心放錯東西,以至秦千洛受傷?從而引發各種情況……

薄戰夜亦微微皺眉:“哪裡不舒服?”

在他們的關問下,秦千洛緊緊咬著牙,擠出聲音:

“胃、胃疼,這些年忙於工作,有胃病,幫我梳妝檯上的拿藥。”

“好!”蘭溪溪二話不說,把腿就朝樓上跑。

薄戰夜看著秦千洛痛苦模樣,眉心漸漸緊擰。

忙於工作的人,尤其是他們這種高層,不是飲食不規律,就是酒局,幾乎每個人都有胃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