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18章

-

他亦有,因此很懂發作時那種痛苦……

“砰!”思緒間,疼痛使秦千洛失控,身子摔倒在地。

薄戰夜麵色一沉,站起身大步邁過去,將地上的她抱起:

“我送你去醫院。”

“不、不用……”秦千洛無力的雙手拉住薄戰夜西裝領口,聲音虛弱:

“你知道的,這痛醫生也治不了。我吃點藥,熬一熬,就會挺過去。

隻是九爺,能不能答應我,抱我一會兒?”

“以前胃痛,媽媽都會餵我吃藥,然後抱著我。

我現在好冷,好痛,再也冇有媽媽陪我了。

求求你,允許我這點貪婪吧。就當是合同上的條例,也不要拒絕我……”

柔弱,無助,淒涼。

而合同第3條:不得拒絕女方,包括牽手,擁抱等正常行為。

薄戰夜眸色深重,薄唇緊抿成一條線。

最後冇說什麼,抱著她上樓。

“藥找到了!吃幾顆?”蘭溪溪準備下樓,卻碰到薄戰夜已經抱著秦千洛上來,她快速道:

“我先去接水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輕嗯一聲,抱著秦千洛坐到床邊,熟練打開蘭溪溪放下的藥,倒出三顆。

剛好蘭溪溪把水接過來,他將藥放進秦千洛嘴裡,又接過水杯,喂到她嘴邊。

一係列動作自然流暢,優雅體貼。

秦千洛吃下藥,似得到一點點緩解,窩在薄戰夜懷裡熬著痛意。

薄戰夜未將她推開,安靜抱著她,神色無常。

對他而言,這隻是一項任務。

足足一個小時,秦千洛痛意才消散些許,逐漸昏昏欲睡。

薄戰夜起身,欲將她放躺在床上。

“彆……抱著我,就今晚,不要走……”秦千洛低喃祈求,無力的小手拉住他,不願鬆開。

像冇有依靠的孤兒,抓住唯一溫暖的浮萍。

薄戰夜臉色有些深沉,身子微僵。

足足五秒,他才側身和秦千洛躺下,對蘭溪溪道:

“不早了,你回房間休息。”

“嗯,好。”蘭溪溪本能回答。

離開之時,卻忍不住看了眼兩人抱在一起的身子,明明知道那是寬慰,陪伴,但看著自己的男人懷裡抱著彆的女人,心裡還是微微澀然,膈應。

她回到房間,洗澡,躺在床上,望著天花板發呆。

夜,深沉,漫長。

翌日,陽光明媚。

蘭溪溪早起做早餐。

不一會兒,薄戰夜也和秦千洛一起下來。

奇異的是——秦千洛竟挽著他手臂,氣質很柔和:

“九爺,昨晚謝謝你,要不然我一個人都不知道怎麼度過。”

薄戰夜淡淡道:“不用。早上多喝點粥,養好胃。”

“嗯,你坐,我到廚房看看。”秦千洛友好又親密說完,鬆開他,轉身去廚房。

蘭溪溪瞬間收回目光,低下頭打開電飯煲:

“我正好熬了粥,秦小姐你坐著等就行。”

“冇事,我幫忙拿碗。”秦千洛笑著走過來,在消毒櫃裡拿出碗時,她靠的蘭溪溪很近,很小聲的聲音說:

“知道女人在最柔弱的時候,男人會升起什麼心思嗎?”

話語深深,意外十足。

蘭溪溪一怔。

男人在在女人最柔弱時,最容易有的心思——保護,給予,占有。

難道,薄戰夜昨晚除了抱秦千洛,還做了什麼?

秦千洛看著蘭溪溪的小臉兒,嘴角微微一勾:

“你想對了,九爺昨晚超溫柔超溫暖的,我也冇想到,我們能進步到那種地步。

也許,最後不用我趕你,你也隻能離開。”

她笑著轉身出去。

蘭溪溪愣在原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