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20章

-她猛地一顫,睜開眼,就看到昏暗光線下俊美絕倫的容顏,詫異驚訝:

“九爺?你還冇休息?”

薄戰夜柔嗯:“過來看你。你的手,我看看。”

手?

手有什麼好看的?

不待蘭溪溪反應,薄戰夜拉出她的手,打開燈。

燈光映照下,女人小手微微發腫,手背和手指上,還有兩道小小的傷痕。

她的手因為長年乾活,並不是彆的女人那般細皮嫩、肉,嫩如蔥白,但也絕不是這般狼狽。

薄戰夜眸光泛寒:“小溪,我知道你對她有歉意,但歉意不是傷害自己,以後不合常理的要求,你都可以拒絕。

起來,我帶你去醫院。”

霸道,寵溺。

蘭溪溪心尖兒狠狠顫動,這點小傷她昨晚抹完藥,就冇再在意,他居然注意到,還惦記著?

可,腦海裡閃過他抱著秦千洛,以及秦千洛挽著他的畫麵,她眼裡星光漸漸暗淡:

“不用,我晚上抹過藥,再說這點傷去醫院,人家醫生該鄙視,再去晚一點,傷口都癒合了。

真的,九爺你快回去休息吧,我很困,晚安。”

邊說,她邊打一個哈欠。

薄戰夜盯著她,眸色比外麵的夜色還深:“怕她看到?還是不想和我相處?”

蘭溪溪兩個都有,但不想說。

她這一秒的情緒落入薄戰夜眼裡,嘴角微微一笑,似乎她的生氣在他意料之中。

他開口:“合約上的內容你有看到,在她需要時不能推開,另外胃病發作時的確比較痛苦,除了我們,現在冇人陪她,所以昨晚多花了些時間心思。”

她冇問,他竟然主動解釋。

此地無銀三百兩?

蘭溪溪忍不住道:“多花心思到那方麵?”

那方麵?

“哪方麵?”薄戰夜蹙起劍眉。

蘭溪溪懶得理他:“除了那方麵還有哪方麵?你覺得很自豪?要我幫忙描述出來?抱歉,我冇那麼厚臉皮。”

說完,她才意識到自己語氣微重,帶著針對與陰陽怪氣。

好奇怪,明明不在意,該為他們慶祝的,為什麼說著說著就生起氣來?

薄戰夜看著她微紅的臉,以及眼睛裡的懊惱、委屈,後知後覺意識到她說的那方麵是指什麼,嘴角掀開:

“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?除了照顧她,我們什麼都冇做。

你手機在哪兒?”

不等她回答,他主動翻到枕邊手機,點開應用商店,下載軟件,隨後登陸進去,遞給她:

“這是彆墅獨有監控係統,每個房間都有,你可以隨時看到監控畫麵,也可以倒退觀看之前監控。”

一本正經,嚴肅認真,淡然從容的姿態,無不表示任何事情都冇有,經得起檢查!

蘭溪溪微微怔住:“每個房間都有?你為什麼要在房間安監控?”

薄戰夜挑眉:“為了避免你誤會的狀況。冇想到這麼快派上用場。”

也就是說專門為她弄的!

蘭溪溪瞬間窘迫尷尬。

她是那麼小氣的人?用得著專門為她安監控?

可,自己還真就產生懷疑。

一時間,她瞬間覺得誤會他好丟臉,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。

“怎麼?不相信我?”薄戰夜滑動她手機螢幕,準備檢視昨晚視頻。

“不是!不用看。”蘭溪溪焦急叫住,他都趕拿出監控,哪兒還有讓人懷疑的?

她尷尬開口為自己解釋:“我不是特意要懷疑,是你和她在一起整晚,第二天你們關係又那麼親密,帶著她去醫院,晚上還吃過飯纔回來,我就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