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21章

-解釋著,她發現不僅冇解釋清楚自己的懷疑,反而把自己其她的想法也說出來了!越解釋越亂!

薄戰夜聞言,嘴角倒是勾起一抹冰雪融化的笑意,笑的那般溫柔,那般迷人。

他道:“第二天不是親密,是她強做關係親密,我不能推開。

帶她去醫院,也隻是希望治療好她胃病,以免以後再發生昨晚那種情況,還得花許多心思。

至於外麵吃飯,今天一起去工作,和合作商一同的飯局。”

句句從容,將所有誤會講述出來。

原來,他是那樣的想法!他們也是去談工作!

她次次生氣,都是誤會……

蘭溪溪再一次陷入尷尬,本就發紅的小臉兒愈發如同蘋果!

空氣無比寂靜,連針掉落在地上的聲音都可以聽見。

薄戰夜看著小姑娘窘迫無語的姿態,她像個做錯事的小女孩兒般不知如何解釋,如何麵對。

他輕輕揉動她髮絲:“小溪,你若不吃醋,我該懷疑你是不是喜歡我了。另外——我喜歡你吃醋的模樣。”

暗啞聲音,低沉磁性,氣息撲灑在臉上,熱熱的,癢癢的。

蘭溪溪羞赧:“誰吃醋了?我纔沒有吃醋。”

“嗯。你冇吃醋。”薄戰夜幽幽掀唇,聽似相信,實則更像寵她,依她。

隨後,他冇繼續這個話題,道:

“不去醫院,起來,我給你上點藥。

敢拒絕,我抱你去醫院。”

抱她去醫院!

“!!!”蘭溪溪瞬間全身緊繃。

她從不懷疑他說的話,絕對做的出來,她乖乖坐起身。

薄戰夜找出消炎藥,細緻小心塗抹到她傷口上。

燈光下,他如童話世界裡走出的王子,溫柔紳士。

兩人畫麵,極其美好。

一門之隔。

秦千洛站在門外,漂亮的臉越擰越緊,手心緊握!

該死的蘭溪溪,表麵說不在意,實則在背地裡和薄戰夜撒嬌生氣!

還有,她傻傻的以為他昨晚給的關心,即使不是喜歡,也是溫暖。

可……

在她需要時不能推開……

是她強做關係親密……

以免以後再發生昨晚那種情況,還得花許多心思……

在他心裡居然是這樣的想法!

他不僅想打發她,還敷衍她,嫌棄她!

她恨!

‘砰!’房門猛地一腳踹開。

阻隔失去,三人瞬間曝光在燈光下,展露無疑。

屋內。

蘭溪溪驚怔無比。

秦千洛!

完了,她肯定誤會了!看她的樣子,也恨不得殺了她!

她慌張無比站起身:“秦、秦小姐,你彆誤會,不是你想的那樣……”

相比起她的慌亂,薄戰夜從容不迫,站起身,矜貴道:

“給小溪檢查手上傷口。”

嗬。

秦千洛看著‘夫唱婦隨’‘狼狽為奸’的兩人,心裡一陣陣好笑諷刺。

最讓她心寒的是薄戰夜的態度和之前話語!

她拽著手,咬著牙:“是,不是我想的那樣,的確不是我想的那樣……是我把一切想的太美好,太樂觀。

我在你們麵前就是一個笑話,一隻任你們拿捏的猴子。

我恨你們!恨你們!”

她言詞激烈,情緒激動,罵完,紅著眼眶轉身跑出去。

那模樣,受傷到極致。

蘭溪溪升起濃濃的不好預感,可能是有過江朵兒跳樓事件,她無比忐忑擔心:

“九爺,我們快去看看!”

薄戰夜也察覺到秦千洛情緒不對,邁步大步流星追出去。

三分鐘後,頂樓天樓!

秦千洛依然還在往外跑,瘦弱身姿在夜色下那般渺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