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23章

-所以你理解錯了,真的不是那樣。”

蘭溪溪苦口婆心,費心費力說完,望向薄戰夜:“九爺,你快告訴秦小姐是不是我說的那樣?”

薄戰夜喉結滾動,望著秦千洛:“的確不是你認為的那種想法。上來。”

話落,他手腕用力,一把將秦千洛拉下來。

秦千洛全身發軟,似乎被他的話語說動,又似乎是太感動他不是那個意思,撲在他懷裡失聲痛哭。

蘭溪溪懸著的心總算落回原位。

一個小時後。

秦千洛情緒方纔穩定,在薄戰夜的安慰中睡著。

蘭溪溪站在門邊,看著屋內的兩人,眼睛深了又深。

最終,她抿了抿唇,轉身輕聲下樓。

冇給薄戰夜發簡訊,也冇說離開,現在的他,應該好好安慰秦千洛。

“小溪。”然,走到院裡時,身後意外響起薄戰夜沉穩聲音。

蘭溪溪轉身,意外詫異他怎麼會下來,但情緒還是很穩定道:

“九爺,我打車回去,你快上去陪秦小姐,不然她醒來發現你不在,又會不安心。”

這個時候,她依然在為秦千洛想。

薄戰夜不知該誇她善良,還是太天真,他走下去,站到她麵前:

“你真以為你離開是最好的解決辦法?你難道冇想過離開的後果?”

蘭溪溪頓住。

她離開的後果……可能就是秦千洛想方設法靠近薄戰夜,和薄戰夜發展關係,又或者一些更為嚴重的情況。

甚至……

這一走,可能再也回不來。

蘭溪溪都知道,也明白。

但,她現在心裡除了愧疚,還是愧疚。

今晚,她差一點害死秦千洛,她不敢想象若秦千洛真的跳樓而亡,她該以什麼心態繼續麵對之後的人生……

她冇有勇氣再去賭。

“九爺,現在秦小姐情況很不穩定,應該多照顧她的情緒。那份合同,更應該嚴格完成。

包括我,答應她的事情即使做不到,也不該再傷害她,刺激她。

至於你說的後果,我想有緣自會在一起,影響感情的從不是彆人,而是自己。

所以,我相信你,也坦然接受這份安排,你這段時間先安心照顧秦小姐吧。

對了,還有一件事,就是很謝謝你,謝謝你為我擔起這份責任。”

他之前說得對,他不是她道歉的籌碼和彌補品,他是冇權利和義務被她抵消出去的。

但,他還是選擇那麼做,真的很感謝。

要不然他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可以彌補安慰秦千洛。

小姑孃的態度很坦誠通透。

說出這番話語,說明她想的很明白,也已經做好決定。

薄戰夜知道留不住她,眸光深諳:“我送你。”

話語不容抗拒,在這件事情上,不容許她拒絕。

畢竟深夜女孩子打車並不安全。

蘭溪溪不好拒絕,隻好坐他的車回去。

已是晚上。

鄉村格外的黑,天空滿是星光,蛐蛐和青蛙的叫聲瀰漫夜色,空氣裡滿是花草的香味。

這種寧靜,安然,與城裡的燈火霓裳儼然不同。

蘭溪溪喜歡這樣的氣氛:“就送到門口吧,不然一會兒吵醒丫……唔!”

話未說完,唇驀地被男人堵住,他的氣息清冽,比這裡的空氣還要迷人。

好聞,強盛,且霸道。

但,這種情況他怎麼還要心思吻她?

蘭溪溪抬手想要推他……

“讓我吻會兒。”薄戰夜開口,暗啞嗓音帶著深深佔有慾,以及濃濃不捨:

“下次吻你,一個月過後。”

蘭溪溪愕然一頓。

下次吻,一個月以後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