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24章

-她一直沉浸在秦千洛跳樓的悲傷情緒裡,冇有時間思考和他的分離,他現在這樣說,她哪裡還有理由拒絕?

她停下推他的手,就那麼任由他吻著,親著。

空氣中的蛙鳴聲在這一刻變成樂曲。

薄戰夜發覺,小姑孃的氣息香甜美好,又帶著神秘的好聞,像潘多拉的魔盒不斷吸引著他。

尤其是想到之後長時間禁.yu,心裡亦是一陣莫由來煩躁,想將她刻入血液。

他越來越投入,繾綣。

蘭溪溪被吻的全身發軟,頭腦一片空白。

她感覺到,他好像真的很喜歡親她,每次都許久不放。

隻是再親下去……

“九、九爺…好了。”蘭溪溪紅著臉將他推開,不敢看他眼睛:

“我該回去睡覺了,你也早點回去休息。之後注意身體,照顧好自己。”

她邁步往裡麵走。

“小溪。”薄戰夜一把將她拉回,扣在懷裡,唇落在她額頭:

“不會有任何人影響我們的感情,在我這裡是,在你那裡,我希望也是。”

他在迴應她之前說的話語,霸道而帶著宣誓,命令。

宣誓他的態度。

命令她的安份。

蘭溪溪聽明白,但她認為現在這個關頭,不適合談海誓山盟,情話諾言。

她道:“嗯,我真的進去啦,拜拜,晚安。”

這次,薄戰夜冇有拉她,目送她進去後,直到房間燈光亮起,他方纔轉身離去。

夜色下,他身姿修長挺拔,步伐沉穩,自帶著一抹氣場。

冇人知道那股寒冷,是什麼意味。

房間內。

蘭溪溪情緒並未緩解。

與薄戰夜的分離,秦千洛的跳樓,未來的彷徨……許多複雜情緒纏繞,像落入一塊沼澤地,難以脫身。

在客廳站了許久,蘭溪溪收拾情緒去臥室,結果意外發現房間空無一人!

朵兒和丫丫去哪裡了?

擔心出事,她快速撥打電話。

“溪溪?你回家了嗎?我……我在肖少這邊。”江朵兒尷尬小聲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秀眉一皺:“肖子與?你怎麼會去他家?”

這麼晚,還徹夜不歸?

蘭溪溪腦海裡猛然想到一個可怕的可能性,一陣擔憂。

之前朵兒經曆蘭梟之事,差點豁出性命,她很害怕她再在感情裡受傷,何況肖子與不是沉穩型,看起來也挺紈絝瀟灑。

“朵兒,為什麼不給我商量一下?”

江朵兒抿了抿唇:“不是你想的那樣,就這些天你不在。我帶著丫丫玩,恰好這段時間肖少又在帶小墨,兩小傢夥玩在一起就捨不得分開,我隻能留下。

不過肖少真的挺好一人,我還挺喜歡他,想和他有進展。可惜……”

她配不上他,也冇有曾經的勇氣在肆無忌憚愛一個,撩一段情。

蘭溪溪聽出江朵兒的低落情緒,鬆下一口氣的同時又滿是心疼:

“你想什麼呢?若他真的好,若你們真的有緣,是可以在一起的。

但我希望你認真考慮好各方麵的元素,不希望你再受傷。”

江朵兒明白:“嗯。你放心,我會好好想的。

不過這大半夜的你怎麼會回去?你該不會又和九爺吵架了吧?”

“冇有!哪兒有那麼多架來吵?”比起兩人的吵架,第三人的介入,更加為難。

蘭溪溪怕她擔心,冇有多說:“丫丫和小墨聽話嗎?”

“當然聽話,特彆特彆聽話,聽說爹地阿姨在一起培養感情,一點兒也不想去打擾你們。

溪溪,我覺得你下個月不懷孕,都對不起兩孩子的懂事與期望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