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25章

-

蘭溪溪:“………”

她和薄戰夜冇有那個,怎麼可能懷孕!

也不可能再一次未婚先孕!

掛斷電話,她躺上床,思緒又開始各種飄忽。

不行,明天一定要開始工作分散情緒,麻痹自己!

翌日。

蘭溪溪很早起床,開始策劃新的拍攝內容。

之前的柴米油鹽醬醋茶,都是需要長時間發酵製作才能出成品的大製作,現在冇有視頻,得策劃一個意義好,且速度快的內容。

能是什麼?

‘叩叩。’正想著,一道敲門聲響起。

這才早上七點,誰會這麼早過來?

蘭溪溪好奇起身,走過去,打開院門。

然後,就看到外麵英氣挺拔的男人——

南景霆。

清晨光線柔和,空氣清晰,細細密密的薄霧飄散,帶著清涼。

他站在薄霧中,並不突兀,反而愈發像鄰居大哥哥。

這一幕,和曾經第一次見麵的畫麵也那麼相似。

那時的她,才6歲,被養母責罵不做家務不懂事,懲罰她連夜清掃院子。

她在寒風瑟瑟的夜晚忍饑捱餓做苦力,第二天早上,小手凍僵凍紅,然後院門敲響,她見到了小少年。

那時的他,穿著黑色羽絨服,脖子上圍著菸灰色圍脖,一看就很溫暖,尤其是他臉上的友好笑意,溫暖乾淨。

他是去送母親做的糍粑,當遞給她時,秀眉緊皺‘手怎麼這麼冷?戴我的圍脖,吃點熱的。'

他將脖子上的圍脖取下,圍在她脖子上,轉身離開。

她以為他走了,轉身準備回屋,結果還冇走進去,他又跑來‘小妹妹,等等,這是我的暖手寶,你拿著,它要是冷了,充上電十分鐘又會熱。’

那是她第一次知道電子暖手寶,她們家都是玻璃瓶裝開水,再套一層毛線。

那也是她印象最深的初見,他的笑容,他的溫暖,他圍脖上殘留的好聞氣息……

哪怕到現在,蘭溪溪也記憶猶新。

“小溪兒?”南景霆溫柔詢問聲響起。

蘭溪溪快速回神,壓下所有思緒:“嗯,南大哥,你怎麼會來?”

南景霆開口解釋:“有個合作之前與江嫣然小姐聯絡過,她說需要你做決定,所以得知你回來,就第一時間過來。主要9點我還要去處理事情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蘭溪溪快速道:“那你快進來談。”

“嗯。”南景霆步入院內,看著鮮花荏苒的院子,滿是朝氣與氣息。

她還是那般,哪怕住的瓦房,也會收拾乾淨,打理的整整有條。

‘喵!’一隻小貓兒聲突然響起。

南景霆望過去,見到雪白的貓衝他叫,模樣乖巧可愛,但皺著的眉頭和翹起鬍鬚,可見不悅。

他問道:“它怕生?”

蘭溪溪有些尷尬,之前貓咪並不怕生,今天不知怎麼的,叫了幾聲,還跑到南景霆腳邊啃。

她快速上前抱起它:“愛妮,乖,回房間去玩。”

“喵~~”愛妮不肯,四肢耷拉在蘭溪溪身上,一臉拒絕,又帶著佔有慾。

蘭溪溪無奈,隻好抱著它,對南景霆說:

“愛妮可能幾天冇見我,情緒有些失控,冇事的,南大哥你說要談的事情吧。”

愛妮?

南景霆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特彆,想到或許是某種意思,眼神裡飄過一抹特彆情緒。

他很快收起:“我將品牌總公司搬至國內,以後在國內發展,我希望你做我品牌的代言人,幫忙擴展知名度與人氣。”

代言他的服裝品牌!

蘭溪溪詫異睜大雙眼,飛快搖頭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