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29章

-蘇樂天是個極為細心的人,又精於術數,看著那些痕跡,就能輕易推算出來大致的經過。

阿古紮在每個路口都用了一些障眼法,剛開始確實騙過了蘇樂天,讓他們走了一些彎路。

等到後麵,就再難騙到蘇樂天了,他很快就能找到了他們正確逃走的方向。

在他們追到中途的時候,寧孤舟就已經能確定抓走棠妙心和小甜豆的是臨淵人。

他仔細看了一番地圖後,就基本上能確定阿古紮的逃跑路線。

隻是他有一點不太明白,棠妙心和小甜豆的戒心都不算輕,不太可能會在光天化日下被阿古紮擄走。

在他看見姬萌魚之後,他瞬間就明白了。

因為姬萌魚。

姬萌魚和棠妙心一起生活了很多年,他知道她所有的習慣和處事方式,知道她所有的軟肋。

在這一刻,寧孤舟隻想把姬萌魚剁成肉醬。

這一路上,姬萌魚他們帶著棠妙心冇日冇夜地逃,寧孤舟他們冇日冇夜地追。

隻是寧孤舟他們是從虎牢關出來的,姬萌魚直接走的奔馬河,這個距離和速度就差了大半天。

再加上那些彎路,他們過來的時間就晚了些許。

他扭頭對身後的莫離道:“你跟過去,殺了阿古紮和姬萌魚,再把阿古紮的屍體掛在隔壁臨淵的城牆上。”

莫離問:“那姬萌魚的屍體呢?”

寧孤舟的眼裡閃過暴戾:“當然是剁了喂狗。”

莫離和蘇樂天齊齊打了個寒顫,生氣的寧孤舟真的很可怕。

隻是他們也覺得,就姬萌魚做的事,剁了喂狗是一點都不虧。

寧長平在旁問:“哥哥,那長平做什麼?”

寧孤舟看了她一眼道:“跟在我身後,不許亂跑。”

他們來找棠妙心和小甜豆時,寧長平也跟了過來。

她看到齊國的那些騎兵,她手癢得不行,好想上去把他們暴打一頓。

她這些想法,寧孤舟當然是知道的。

隻是這裡的齊國,他們這一次過來,因為進入了齊國境內,不方便帶太多的人,此時身邊隻有十餘個侍衛。

雖然他們單個打架的能力很強,但是人數太少,真要遇到一整隊齊國的騎兵,他們怕是都得死。

寧長平伸了伸舌頭,輕應了一聲。

蘇樂天雙手抱在胸前道:“我剛看了一下,這隊騎兵十分厲害,令行禁止,氣勢如虹。”

“放眼齊國上下,也隻有齊劍蘭身邊的飛雲騎能有這樣的水準。”

他說完看著寧孤舟道:“看起來應該是齊劍蘭得到訊息趕過來了。”

“她和妙心的積怨已深,妙心和小甜豆落在她的手裡,怕是有些麻煩。”

寧孤舟的鳳眸眯了起來,眼裡泛起了殺意。

若齊劍蘭敢傷棠妙心和小甜豆一根毫毛,他不介意踏平齊國!

正在此時,桑硯匆匆跑過來道:“我看見大當家上了齊國騎兵護衛的一輛馬車。”

他見這裡都是自己人,還是更習慣喊棠妙心為大當家。

蘇樂天忙問:“她有冇有受傷?”

桑硯回答:“我隔得遠,看得不是太真切,單看她走路的樣子,不太像是受了傷。”

蘇樂天和寧孤舟都暗暗鬆了一口氣。

寧孤舟沉聲問:“他們現在在哪裡?”

桑硯指著前麵道:“就在那邊的山下,但是那裡有至少上百的騎兵。”

寧孤舟轉身欲追,蘇樂天一把拉著他道:“齊劍蘭心思深,行事狠辣周全。”

“他們此時過來,四周必定滿是探子。”

“你一冒頭,他們必定很快就會發現,到時候你再被抓,就更麻煩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