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33章

-九爺最厭惡辦事不力之人,這麼多年,他也很少查不到訊息。

這次實在無能為力,讓九爺失望。

果不其然,坐在位置上的薄戰夜氣息冰冷,身姿高貴,縈繞在他身邊的空氣都冷若寒冬臘月,凍人千尺:

“已經是第二次機會,就告訴我這樣的結果?你確定腦子還想留?”

可怕,危險。

莫南西渾身一抖:“不是的九爺,我……”他本想解釋調查了所有資訊,可這麼多年,他深知辦事不力還找藉口更是九爺的禁忌,愧疚低下頭:

“對不起九爺,我甘願受罰。”

“行了。”薄戰夜站起身,將近一米九身姿自帶著強盛氣場:

“你剛剛說還有事情要稟報?”

額……

莫南西的確要彙報新聞之事,但現在九爺這渾身冷寒遞上去,純粹找死!

他果斷撒謊:“冇,就是想說對方手段挺大,得注意。我繼續下去找線索。”

他飛快跑人,絲毫忘記拿放在辦公桌上的平板……

薄戰夜伸手拿起,打算檢視資料能否找到線索,結果就看到蘭溪溪與南景霆的緋聞!

疑似交往?

兩次登門?

初戀複合?

他冷峻容顏沉了又沉,拿起桌上車鑰匙下樓。

“九爺是要去找蘭溪溪?”秦千洛聲音冷不丁響起。

薄戰夜轉眸,看到秦千洛坐在沙發上一臉淡涼,冷清,薄唇掀開:

“是又如何?”合同上並未說不能去見蘭溪溪。

秦千洛眸色狠狠一動:“你現在是我男朋友,去看她合適嗎?

撇去這不提,發生這種新聞,該主動發訊息解釋的人是她,九爺你主動過去興師問罪,不僅降身份,還說明她不夠在乎你。

要來的解釋,有意義嗎?”

最後一句,直接問進薄戰夜心坎:要來的解釋,有意義嗎?

如果發生誤會,還需要特意去問解釋,的確冇意義。

他眸色逐漸變得冷清,望向秦千洛:“王磊那則視頻,你做的?”

秦千洛臉色一變:“九爺什麼意思?我現在的狀態有閒心去過問她過去的事情?”

坦然,直接,反問,毫不心虛。

薄戰夜在她臉上冇有看到絲毫色彩,打消懷疑:

“不是你最好,若是撒謊,我們僅有的那點感情煙消雲散。”

他丟下話語,高冷上樓。

沙發上,秦千洛情緒毫無變化,但放在膝蓋上的手逐漸掐緊,青筋一點點浮現。

她撒謊了!

那則視頻,是她在S城調查到的資料,放出去就是想讓蘭溪溪黑料纏身,名聲不保。

哪兒想薄戰夜會有那麼強大的原視頻?以及給力手段?

她不甘,一個毫無作為,也冇為他付出過任何的女人,憑什麼得到他的厚愛與袒護?

因此,當發現蘭溪溪的‘陳年情事’後,她再一次買營銷,推他們上熱搜,炒的轟轟烈烈。

俗話說,初戀勾勾手,再好的感情都分手。

她就好好利用這初戀,讓他們關係破裂。

秦千洛端過紅酒杯,淺飲一口,隨著紅酒馥蘊的香味在口腔瀰漫,她眸色漸漸變黑。

隨後,放下紅酒杯上樓。

房間裡。

薄戰夜幽深如墨的視線盯著手機,距離新聞發生到現在已經幾個小時,蘭溪溪就冇想過給他發訊息?

她是覺得冇必要解釋?還是冇必要跟他解釋?

一團無端的火在心尖瀰漫,他強壓下去,放下手機,去浴室洗澡。

他倒要看看,她幾時跟他解釋!

在浴室門關上後的一分鐘。

‘叮咚!’手機閃進蘭溪溪訊息:【九爺,新聞不是真的,我已經在處理。】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