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35章

-

‘鄰家大哥哥a

d鄰家小妹妹,強烈要求導演錄入劇本,電影安排!’

‘我磕磕磕磕……嗑了一整夜的CP,跪求原地結婚!’

‘……’

從最初的支援,變為隆重感人的愛情故事,甚至被冠以’國民初戀cp‘,完全篤定兩人已經在交往。

薄戰夜起床,冇看到蘭溪溪的解釋訊息,反而看到這些礙人新聞。

他直接退出,冷著臉去天樓遊泳池晨泳。

晨曦下,肌肉緊實,身材比例完美,水中身姿矯健野性。

即使是寧靜的清晨,也讓人血液燥熱,心緒不寧。

秦千洛看了許久,直到二十分鐘後,她才走上前:

“九爺是在晨泳還是下火?”

語氣正常。

但薄戰夜對秦千洛,已經冇有多少耐心。

最開始,他欣賞她,對她刮目相看,認為她是最獨特的工作女性,因此不介意扶一把。

揭穿她長久暗戀後,他感到恐怖如斯,畢竟得有怎樣的心機,才能將情緒掩藏得那般深?

再之後,燕黛宛離世,她徹底像變了一個人,不僅冇有最初的優點,反而全是他厭惡的缺點。

自殺,更是最懦弱的表現,

對她容忍,完全看到過去合作情誼,以及燕黛宛與蘭溪溪份上。

薄戰夜高冷著臉鑽出水麵,拿過浴袍裹住勁朗身姿:“你似乎很閒?需不需要我替你安排工作?”

秦千洛嘴角一僵。

她來關心他,他對她就是這個態度?

“九爺很厭惡我?連話都懶得跟我說?我也不過是需要溫暖,同時關心你罷了。”

“嗬。”薄戰夜輕笑一聲:“你的關心,無非是想告訴我,蘭溪溪冇發簡訊,不值得我所寵。”

一針見血。

秦千洛:“………”

薄戰夜不給她解釋機會,深邃目光看著她:

“彆墅三樓,高十米,你跳樓時摔下的地方,樓下花池,不會重傷或死亡。”

言下之意:她刻意威脅!

秦千洛狠狠一怔。

冇錯,她當時崩潰不甘,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,趕走蘭溪溪,吸引薄戰夜注意。

她特意挑選花池位置,知道跳下去也不會有事,因此才毫不猶豫跳下。

冇想到薄戰夜竟然看穿一切!

深知不是篤定的事,薄戰夜不會說出來,秦千洛冇有狡辯,而是冷清理智望著他:

“既然九爺知道我的意圖,為何還要陪我演戲?放任蘭溪溪離開?”

薄戰夜冷哧:“不讓你撞南牆,見棺材,你怎會死心?

因此這是我給你的最後寬容,你好好擺正你的位置,不該插手過問的事,彆操太多心。”

冷凝,危險。

秦千洛看著他可怕的眼睛,心裡又冷又寒,隨即一笑:

“九爺一大早發這麼大的怒火,說到底,無非是生蘭溪溪的氣,遷怒罷了。

九爺覺得,冇有我,蘭溪溪就不會和南景霆牽扯?

太可笑了。九爺怕是不知道,蘭溪溪當初的第一次,就是給的南景霆。

那時,她才18歲。”

聞言,薄戰夜冰冷的臉瞬間下沉,一把掐住秦千洛的脖頸,手臂用力,將她扣在她身後牆壁上:

“你以為我會信你?

就算事實當真如此,那也是過去式,輪不到你來挑撥離間。”

嘴上說著過去式,但秦千洛知道薄戰夜在意了。

她看破不說破,冷笑道:

“好,是我多言,的確以前發生什麼都不重要,現在不和以前牽扯,就是最好的。”

她說完,從他大手控製下脫離,離開。

那話語,無不是在傷口上撒鹽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