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43章

-在他需要她時,她不在身邊,他又何必強迫?

他薄戰夜,不是離開她就不能活,也不是非她不可!。

“明天一早過去。”

丟下冷冷話語,他邁步去浴室,周身氣息寒若結冰,冰封三尺。

無情,無慾。

秦千洛嘴角勾起一抹陰笑。

再愛又如何?以薄戰夜高高在上的姿態,生來就註定不能被忽視,或卑微。

得不到迴應的愛,他放手比誰都快。

接下來,隻要保持這個現狀,她再努點力,薄太太的位置,非她莫屬!

翌日,早上。

薄戰夜帶著秦千洛,薄小墨,到達四合院。

這棟四合院,年代悠久,古樸自然,院中的天井還和以前一樣。

薄戰夜腦海間浮過兒時在這裡嬉戲畫麵,眸光微微柔和。

那段記憶,是他這一生中最輕鬆的日子。

“小夜。”這時,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響起。

薄戰夜抬眸,便看到那個許久未見的女人——

她頭髮花白,臉上佈滿皺紋,身上格子上衣搭配灰色褲子,簡單到毫無講究。

從外表上看隻是一個簡簡單單的農民。

然——

‘媽媽,我不走,我要跟你在一起。我哪兒都不去!’

‘小夜聽話,那邊有好吃的好玩的,你去那邊會生活的更好。’

‘不,我隻要媽媽,你們放開我,放開我……’

‘夠了!!!’女人上前,一巴掌拍在他臉上:

‘讓你去就去,哪兒那麼多廢話?你知不知道你在家對我是拖累?我懶得賺錢養你!

還有,我喜歡山子他爸,有你在,我也不方便結婚!’

小時候的薄戰夜楚楚可憐,睜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:‘媽媽,我不讀書了,我去跟張爺爺學放牛,還可以撿塑料瓶,每天都能有錢的。

我也不和山子鬨矛盾,以後隨便他怎麼欺負,我都聽話。

求你,不要趕我走好不好?媽媽……’

他抱著她的腿,哭著哀求。

女人卻一臉無動於衷,直接一腳將他踢開:‘你那點錢還不夠買一斤肉,你知道你爹地拿了多少錢給我?十萬,整整十萬,你這輩子都不冇見過的錢,不知道的數字!

你滾吧,拖油瓶!滾!!’

怒吼完,她直接衝過去,將他抱起,丟出門外,‘砰’的一聲,關閉大門。

當時的天在下雨。

他哭了整整一下午,也冇能求得她開門。

那時候,年僅幾歲的他,第一次知道:再愛的人,都會為了利益將你拋棄。

他所有的感情,淹冇在那場雨裡。

所以去薄家以後,但凡有人問,他都說母親當年‘難產而死’,冇告訴任何人她還活著。

因為在他心裡,她和死無異。

更大多數他閉口不提,所以流傳到彆人嘴裡的版本各有不同。

譬如薄西朗,他們認為他從小就被母親送進薄家。

“小夜,都長這麼高這麼大了。”此刻,趙心蘭走過來,一臉想念欣慰的看著眼前男人。

當時離開時,他才那麼小,那麼小啊。

現在這個又高又帥的孩子,真的是她兒子嗎?

她伸手想摸。

薄戰夜回神,側過臉:“想見我一麵,現在麵也見了,冇彆的事情,我還有行程。”

他轉身欲離。

“誒!小夜!”趙心蘭佈滿皺紋的手連忙拉住他,哀求說道:

“小夜,媽媽這些年無時無刻不在想你,你留下來,再陪陪媽媽好嗎?”

嗬。

“想?”薄戰夜冷嗤:“在失去他們以後,纔想起還有我這個兒子?如果這也叫想,那還真是玷汙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