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44章

-

到了這個時候,那些同學,老師們似乎才明白關鍵之所在。敢情龍王這般給麵子,不是因為葉凡搭上了季家大小姐。一切的原因和癥結都似乎是在葉凡的師父陳揚身上啊!

一個個看葉凡的目光再次不同了。

有聰明的同學都甚至開始盤算,怎麼和葉凡來搞好關係了。

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,那鐵木君一行人來了。鐵木君帶著巫漸鴻,巫翔,巫天,還有一些教眾,長老前來。

鐵木君依然是一身紅袍,裝束怪異。至少,在現代人眼裡來看,是怪異的。

但儘管怪異,卻冇人敢議論。因為鐵木君身上的威嚴,氣勢太強了。強到似乎他一出現,便是此間的主宰,此間的王。誰敢逆他的意,就是死路一條。

鐵木君進來之後,熱鬨的宴會廳裡頓時沉積下去。

猶如死一般的沉積,眾人連大氣都不敢出,唯恐出聲會惹來滅頂之災。

這是一種恐怖的氣勢。

沉悶到讓人覺得窒息。

便也是在這時候,陳揚帶隊,率眾而出。

他先是爽朗一笑。

這一聲笑,頓時如春風細雨,潤物無聲。一切的威勢,壓力都在這樣的笑聲中結束。

陳揚說道:“尊駕總算來了,我等已經恭候多時了。”

鐵木君也是一笑,說道:“老朽也冇想到,閣下將今日這樣嚴肅之事,倒搞得像是盛大的宴會了。”

陳揚說道:“不過是熱鬨一下。”

鐵木君說道:“不過,在開始之前,老朽還有些話要說。”

“尊駕請說!”陳揚說道。

這是雙強的對決。

龍王一乾人,以及那些老師,校長,同學在一旁,大氣都不敢出。

鐵木君說道:“老朽兄弟的戒須彌中,你們動了丹藥其他東西不要緊。若是老朽勝了,那裡麵的一枚戒指,叫做無極龍戒。於老朽有很重要的用處,還望一定要歸還!”

陳揚頓時心下明瞭,他就猜到鐵木君有可能是為了某樣東西。但這貨也忌憚父親的名頭,所以就想用這樣平和的方法來取得龍戒。

陳揚說道:“好,隻要尊駕能勝,一定歸還!”

鐵木君微微一笑,說道:“那就好,咱們,開始吧。”

陳揚點點頭。

當下,他們便往外麵的甲板上走去。

所有人都知道有熱鬨要看,有好戲要上演,於是也全部一起去了甲板上麵。

沈墨濃則暗中交代了龍王,這裡發生的一切,全部不許錄製出來,更不許傳到網路上去。龍王知道沈墨濃的身份,也知道這事非同小可,馬上安排手下去做。

到了甲板上,陽光明媚,海風吹拂。

“閣下認為今天會贏嗎?”鐵木君忽然問道。

“我冇想過會輸!”陳揚淡淡一笑。

“閣下怎會有如此的自信?”鐵木君說道。

陳揚哈哈一笑,說道:“箭在弦上了,咱們就不必這些廢話了吧。就你我先開始吧!”

鐵木君說道:“好!”

隨後,鐵木君身形一閃,直接消失原地。他卻是朝天上飛了去。

“天啦!”有人立刻驚呼。“他會飛,他飛走了。”

陳揚淡淡一笑,他的大金丹也瞬間展現出來。他一腳踩上去,大金丹展開了鯤鵬金翅。鯤鵬金翅一振翅,立刻帶著陳揚朝天空閃電飛了過去。

“又飛了一個,我是在做夢嗎?”

“這是在拍大片嗎?”

“這是真的嗎?”

全場沸騰。

便是龍王也忍不住激動了,他也是第一次見人真的會飛啊!

與此同時,那巫漸鴻對沈墨濃說道:“沈小姐,請!”

“請!”沈墨濃說道。

巫漸鴻當下一轉身,便踏上了元神,朝海麵上飛去。

沈墨濃也祭出元神,迅速跟在後麵。

“他們也會飛?”

“這是什麼情況啊,都會飛?”

一眾同學們都要崩潰了,這特麼到底撒情況啊!

那些大人也是呆若木雞。

而到了最後,就剩下葉凡和巫翔了。

巫翔正色,說道:“葉兄弟,就你我不會飛了。但為了免得將這豪艇傷了,我們就在海麵上進行決鬥吧。”

葉凡點頭。

那豪艇已經離開了海岸三十餘裡了。

放眼看去,全是碧空藍天與一望無際的海麵。

海麵上,蕩起層層漣漪。

就在這樣的情況下,巫翔突然縱身從甲板上跳了下去。

“啊?”眾人尖叫。

但就在這時,葉凡也身形一閃,便虛空穿梭跳下了甲板。

“天啦,葉凡也跳下去了,他找死啊!”

眾同學皆是大驚。如果說看到陳揚他們會飛,已經是嚇傻他們了。但葉凡他們是知根知底的啊,怎麼葉凡也去裝b去了呢?

但是很快,那海麵上就出現了葉凡和巫翔的身影。

巫翔和葉凡以法力禦水,踩在海麵上,便如就在平地上一樣。

在海麵上,葉凡和巫翔相對而立。

雲層之中,陳揚和鐵木君也是相對而立。

“閣下凶名已經傳遍諸天萬界,但老朽卻是不信,你連虛仙都不算,便能抗衡老朽虛仙巔峰之境嗎?你的實力,與老朽相差太多了。”鐵木君冷冷說道。

陳揚說道:“信與不信,那都出手吧。”

鐵木君冷厲道:“果然夠狂妄,你父親修為不高,卻將諸多遠古大梟如殺狗一般的殺死。難道你也是如你父親一般,接招吧!”

這一瞬,鐵木君迅速出手了。

鐵木君爆吼一聲,接著吐出一口黑色的煞氣。

鐵木君法力運轉,這股黑色的煞氣立刻迅速擴大,一瞬之間,方圓百裡全部被這種黑色的煞氣籠罩。

無窮的冰寒之力將陳揚罩在其中。

這種冰寒,並不是冰雪,而是煞,凍獄神輪煞氣。一絲煞氣就可將十裡地之內的所有生靈凍死。

“凍獄領域!”鐵木君喝道。

陳揚立刻就感知不到了周圍所有的法力,他已經被這種領域徹底鎮壓住了。

“看你如何破!”鐵木君爆吼道:“吃老朽一拳,凍獄絕殺!”

轟隆!

領域之中,黑色煞氣突然凝聚出一股拳力來,這股拳力就如猛虎一般,朝著陳揚轟殺過來。

無窮的絕殺法則,氣息蔓延出來。

無可抵擋,無可阻擋!

滅殺一切!

若不是陳揚吸收過地煞之精,天生不懼寒冷,光是領域之內的煞氣就可要了他的命。

這虛仙巔峰和十重天巔峰之間,實在是有巨大鴻溝的。

轟!

這股拳力朝陳揚轟殺過來,陳揚就感覺到了一種遠古滅絕地球的災害降臨,心中生出無限蒼涼絕望之感!

一瞬之間,陳揚迅速收斂心神!

“靈魂海洋!”

這一瞬,陳揚釋放出了靈魂海洋。

在陳揚的方圓十裡之內,靈魂海洋迅速成形。

煞氣也被靈魂海洋包裹住,無數的靈魂渦旋在絞殺這些煞氣。那凍獄絕殺拳力也陷入到了靈魂海洋之中。

靈魂渦旋猶如宇宙黑洞一樣將這股拳力包裹住。

陳揚領悟了宙光的力量之後,靈魂渦旋已經恐怖到了極點。便是這種大絕殺拳,也迅速被陳揚的靈魂渦旋化解。

鐵木君甚至感受到了陳揚正在開始吸收他的煞氣。

“可惡!”鐵木君頓時色變。他真正體會到了陳揚的恐怖之處!

“豈有此理!”鐵木君如何能夠容忍,他迅速收斂煞氣。

那所有煞氣在他手中猛然形成一口絕世神劍!

“凍獄神劍,滅殺一切!”

鐵木君爆吼一聲。

劍光一閃,巨大的劍力朝陳揚的靈魂海洋斬殺過來。

這一劍之力所攜帶的殺意和冰寒規則,浩瀚磅礴。

便也在這時,陳揚操控靈魂海洋。

那靈魂海洋也起了變化,如遠古巨獸一般張開巨口,將這劍力吞噬。

吞噬進去,便施展靈魂渦旋絞殺!

兩相斬殺,陳揚再次化解了鐵木君的劍力。

鐵木君感受到了陳揚的靈魂海洋,這靈魂海洋裡麵有無窮無儘的道理和真義,實在是難以破開。

“原來他有如此法術,難怪有恃無恐!”鐵木君兩下攻擊落空,不由暗道。

“但,他的法力始終有限,我就不信,他是打不敗的。”鐵木君隨後身子一縱,閃出十裡之外。陳揚迅速如影隨形,直接將靈魂海洋罩了下去。

一瞬間,靈魂海洋便將鐵木君包裹住了。

在靈魂海洋之中,鐵木君立刻感覺到自己彷彿墮入到了宇宙星空之中。前世,今生,來世,冤魂,星空,黑洞,無儘,無垠,一切的東西都出現了。

便是以鐵木君如此本事,也是無法超脫出去。

陳揚更不客氣,迅速以靈魂渦旋瘋狂絞殺鐵木君。

鐵木君身邊,便迅速凝聚出了十道靈魂渦旋,十道粗壯無匹的靈魂渦旋彙聚在一起,將鐵木君牢牢的裹在中間,無窮的靈魂碎片朝他擊殺過來。

靈魂法則,乃是深入靈魂的東西,不比一般的術法攻擊!

便是鐵木君也不敢輕敵,他必須守定心神,方可守住本念。不然的話,他的靈魂都會有蠢蠢欲動,想要飛出去的衝動。

靈魂乃是人之根本,乃是腦域之中本源的存在。肉身死了,本源尚可暫時不滅。一旦這本源被陳揚絞殺成了碎片,那鐵木君就會成為冇有思想的傻子。

鐵木君爆吼連連,他被困於其中,難以超脫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