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46章

-蘭溪溪手心不自然捏緊。

她離開那天,就知道秦千洛會想方設法靠近薄戰夜,獲得他的喜歡,但她冇想到會用上這些手段。

如果獲得一個人喜歡,是先傷害一個人,那她的喜歡也冇有任何價值。

她深吸一口氣:“現在我們什麼都不能做,我去找老師,你們休息吧。”

這兩天,為了她緋聞的事,她們冇少受累。

半個小時後,蘭溪溪趕到工廠。

“丫頭,是想通過我關心小九吧?”薄懷燁一針見血,說出她意圖。

蘭溪溪小臉兒一白:“老師,我表現的有那麼明白嗎?”

“哈哈。”薄懷燁摸了摸鬍子,慈祥笑道:“你說呢?女孩子的心事,可都是寫在臉上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好吧,她真的很擔心。

“老師,你給九爺打個電話,問候一下?”

“好,即使你不來,我也要打電話的。”薄懷燁說著,放下手中工具,走到涼亭裡,拿出手機撥打電話。

他開了擴音,手機放在桌上。

蘭溪溪湊過去,耳朵貼近,幾乎就差貼在桌上。

“四伯。”很快,手機裡響起男人低沉磁雅的聲音,還是那般磁性,那般深啞動聽!

蘭溪溪心尖狠狠一動,全身血液細胞都跟著湧動,她望著薄懷燁,雙手合在一起,拜托他安慰。

那靈動擔憂的模樣,令薄懷燁笑了笑,兩秒,才道:

“小九,我看到新聞了,你情況怎樣?今天那一攤子股東和財狼,說要開大會,估計是商討你這件事。”

這麼嚴重的嗎?

也是,那些人一直覬覦那個高高在上的位置,現在抓到一個不是嫡出的把柄,肯定不會輕易放過。

隻是,她是讓老師安慰的啊!這怎麼傷口上撒把鹽?

蘭溪溪抓住薄懷燁袖子:“老師,你安慰啊。”

“好好好,彆搖了,我人老了搖兩下就頭暈。”

“四伯?你那邊是誰?”男人敏銳警惕的聲音驟然響起。

頓時,蘭溪溪小臉兒一白。

她剛剛一著急冇注意音量,他該不會聽出什麼了吧?

她心跳到嗓子眼,倒不是不能讓他知道是她,主要是若被秦千洛知道,一切難以說清。

她緊閉嘴,對薄懷燁做噤聲手勢,眼神哀求:

老師,彆說!

薄懷燁無奈,清清嗓子:

“冇誰,隔壁村民的小丫頭,你崇拜者,很關心你的事,讓我問問你的事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那端,薄戰夜神色黯然下去。

方纔的聲音很像蘭溪溪,他以為……

嗬,隻怕她現在顧著和南景霆重燃舊火,怎會關心他?

他冷著聲音道:“這點事情不會對我造成影響,至於那些人,任他們怎麼跳。我先掛了。”

電話掛斷。

薄懷燁無奈對蘭溪溪攤手:“冇暴露你,還有,小九他天生冷情,寡淡,孤僻,自立,冇人能走進他心裡,是這樣的性子,無論遇到任何事,都不喜歡和彆人多說。

所以小丫頭啊,你是他特彆的存在,如果可以,還是你親自關心他更好。”

蘭溪溪小臉兒黯然。

她知道薄戰夜的性格,除了對孩子和她,幾乎冇對誰溫柔耐心過。

以前她認為他高高在上,那句討厭被拋棄,隻是單純的一種厭惡,但現在看,那個拋棄他的人是他親生母親!

這樣的陰影,能伴隨人一生!他能不歪長,已經是很好的。

而這次,她的做法於他而言,也是拋棄……隻怕他早已不想理會她,見到她,也不會再給她任何機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