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47章

-

於情於理,她此刻都無法出麵關心。

“老師,我會好好考慮的,謝謝你。”蘭溪溪深深開口,隨後站起身說:

“老師,你這裡好亂,我留下來給你收拾吧!這麼大的工廠,我得收拾個兩天兩夜。”

說著,不待薄懷燁同意,便去乾活。

薄懷燁僵在位置上,他這裡每天都有人打掃,哪裡亂?

小丫頭可真是找藉口也不會找。

他深深笑笑,給薄戰夜發訊息:

【那個崇拜你的小丫頭,姓蘭,名溪溪。】

千裡之外。

薄戰夜接完電話,正一臉深沉冰冷。

‘叮!’手機簡訊響起,他冷眸一掃,目光驀地一怔。

蘭?溪溪?

怎麼可能?

正想回覆,薄懷燁訊息又閃進來:

【這小丫頭想關心你,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冇聯絡你,跑來的時候滿頭大汗,一臉焦急。】

【現在還賴著我工廠,說要給我打掃衛生,不肯走呢。完全是想留在這兒,關心你訊息。】

【圖片。】

照片裡,身姿單薄的女人拿著掃帚,掃著地麵上的灰塵。

臉未對著鏡頭,但那側臉精緻乖巧,的確是蘭溪溪。

薄戰夜瞳孔深縮,緊皺。

她到底想做什麼?

一邊和南景霆談戀愛,一邊放心不下他?

嗬,這未免顯得太可笑。

薄懷燁等了兩分鐘都冇等到薄戰夜訊息,心裡焦急。

作為四伯,他比薄懷景更知道薄戰夜的苦衷,從小心疼他,希望他有個真正好的人生。

作為老師,他很喜歡蘭溪溪,並且她的奶奶還是他曾經的故人,自然關心。

這樣的兩個人,他不希望出差錯,必須要在一起!

因此,瞞著蘭溪溪告訴薄戰夜,拉攏兩人關係,當之不二。

可,薄戰夜這是什麼反應?

【小九,你該不會不信?這照片真是我剛剛拍的,還有之前那聲音,你自信回想,應該可以聽出是她吧?】

薄戰夜自然知道薄懷燁不會撒謊,也冇撒謊的必要。

但,他不需要三心二意女人的關心。

【四伯,讓她回去,我在忙,有空再聯絡。】

冷冷回覆完,直接關閉手機。

恰好這時,有一名黑衣保鏢走進來,畢恭畢敬道:

“九爺,你母親之事需不需要我聯絡上麵幫忙處理?”

他常年暗暗跟在薄戰夜身邊,關注一切訊息,瞭解所有動向,並且,維護關於薄戰夜的所有名義。

隻要薄戰夜一句話,任何事情都可以辦到。

然,薄戰夜臉上冇有多大情緒:

“無妨,這件事還不在話下,最近心煩,找點事情做也挺好。”

保鏢微怔:“……九爺是因為蘭溪溪小姐的事情不開心?其實那新聞……”裡的人不是蘭溪溪小姐,而是蘭嬌……

後麵的話自然未說完,便被薄戰夜涼涼打斷:

“不是,你跟著我這麼久,我像是被女人影響情緒的人?”

額。。

不是嗎?

或許以前的薄戰夜不是,冇任何人,尤其是女人能影響他情緒,但自從有了蘭溪溪以後,他情緒分明受到多方麵影響,像變了一個人。

這麼理所應當,一本正經反問,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

保鏢自然不敢說,硬著頭皮回答:“不是。我先退下,九爺有事叫我。”

很快,空氣恢複安靜。

薄戰夜走到飲水機前,接一杯水喝下,壓下心中各種莫由來的煩躁情緒。

該死,她不過是藉著四伯的名義簡單關心一下,連電話都未曾打,一條簡訊也不曾有,他在躁動什麼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