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49章

-但,作為小孩子的他受不了被關起來,更要肩負起讓爹地開心的重任!

“爹地,你是不是不想回帝城見阿姨?你難道和阿姨有誤會,不信任阿姨?”

薄戰夜聽及那個女人,眸色寒冷兩分,卻並不打算讓兒子知道女人的三心二意:

“冇有的事。”

看來,秦阿姨說的果然冇錯,爹地和阿姨冇有吵架。

薄小墨鬆下一口氣,說:“那爹地,你留在宜城是想和奶奶多相處,緩解關係咯?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有這麼給親爹下套問話的?

他抿著唇,冷著氣息不語。

薄小墨當他猜對,走過去抱住他的腿:

“爹地,奶奶再怎麼也是生你、養你的人,跟她計較很不道德。

再說,奶奶是女人,現在還是老人,你和她置氣,完全不仁不義、不忠不孝,你是打算給我樹立不好的榜樣嗎?”

薄戰夜發現他話很多,都是因蘭溪溪而起,若不是她,小傢夥根本不會開口說話。

隻是……

當初一心一意照顧孩子,為了孩子甚至不顧自己生命,結果……南景霆一回來就迫不及待跑去複合,發展關係,她想過孩子?

想到那日看到的酒店新聞,他心間一團火燃燒,涼涼掀唇:

“你對你母親很好?那態度是我教的?”

額——

他對蘭嬌……

薄小墨頓時哽住,好半響才擠出話來:

“爹地,和一個3歲的孩子比,好不要臉哦。

不行,我要告訴阿姨,讓阿姨批評你。”

說著,他就打開手機,跟蘭溪溪打電話。

薄戰夜目光一緊,伸手就要拿過手機:“不準打。”

“啊?”薄小墨被他突然的動作和命令嚇到,一臉狐疑驚嚇望著他:

“怎麼了?爹地你乾嘛?”這樣子很像和阿姨吵架、老死不相來?

薄戰夜麵對兒子黑咕咕的大眼睛,方纔意識到自己情緒過重,薄唇抿動,拿開手:

“冇什麼,她應該已經睡了,彆打擾她。”

“哦。”薄小墨鬆下一口氣,隨即直接撥打出去:

“冇事的!阿姨即使睡著也想聽我的聲音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這自戀哪兒來的?遺傳的誰?

他想阻止,那端已經接通。

“小墨?你還冇睡嗎?怎麼想起跟阿姨打電話啦?”小女人聲音清甜,喜悅,溫柔。

薄小墨開心道:“想阿姨,就和阿姨打電話啦~~

阿姨,你告訴爹地,是不是即使你睡著了,也想聽到我的聲音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孩子的八卦,嘴碎,絕對不是他基因,他轉過身,懶得理會。

那端,蘭溪溪卻是一陣急促。

爹地?

所以薄戰夜也在一旁嗎?

她握著被子的手不自然收緊,點頭:“嗯,你任何時候可以給阿姨打電話。”

“阿姨真好,對爹地也是一樣的是不?”薄小墨又追著詢問。

蘭溪溪完全冇反應過來,滿腦子都是薄戰夜在一旁,他知道薄小墨和她打電話麼?心裡會是什麼想法?或者……會不會是他示意小墨打的?

“阿姨?你說話呀!是不是嘛?”孩子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蘭溪溪快速回神,啊了一聲,點頭附和:

“嗯,是的,小墨你說的很對。”

“爹地,你聽到了吧!”話音剛落,薄小墨就無比歡喜高興:“阿姨說,睡著也很想你的。”

咳咳!

她哪兒有說?

剛剛小墨問了什麼?

蘭溪溪窘迫無語:“小墨……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……”

“哎呀阿姨,我知道你在害羞,彆掩飾啦,你想爹地的心,爹地都明白噠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