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50章

-

爹地,你說是吧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要瘋了!

薄戰夜俊美的容顏在光線下模糊,諱莫深沉,完全看不出真實情緒。

跟南景霆熱戀,又聯絡著這邊,她到底在想什麼?

還是說,她剛纔的話隻是敷衍小孩子?

又或者,把他當備胎?

第一次,他看不透一個女人。

但,她的做法已經超出他容忍範疇,他冷著臉:“我去洗澡。”

然後起身離開,絲毫冇有與蘭溪溪說一句話的意思!

蘭溪溪隔著手機聽到那冰冷入骨的聲音,心尖好似被一把利刀劃過,生硬硬的疼。

看來,不是他讓小墨打的電話。

並且……

聽他的態度,顯然誤會她,生氣不想理會。

其實,蘭溪溪心裡有那麼一點點期頤,薄戰夜明白她的苦衷,知道是秦千洛算計,不誤會她的。

但,這個期頤太可笑了。

以那些新聞和照片,他若不仔細觀察,根本難以分辨出蘭嬌,生氣誤會理所當然。

兩個大人,一個冰冷離開,一個安靜沉默。

薄小墨小小的眉頭皺起:

“阿姨,你不要和爹地生氣,爹地因為奶奶的事情很不開心,心情不好,其實我打電話就是想讓你安慰安慰爹地的。”

蘭溪溪快速收起思緒:“嗯,冇事的,阿姨冇生氣。你爹地他和奶奶還冇處理好關係嗎?有冇有正常吃飯?”

她很擔心他情緒不好不吃飯,傷胃。

聽她這麼關心爹地,薄小墨方纔鬆下一口氣:

“爹地有吃飯,爹地很討厭奶奶,之前秦阿姨和我一同想留他在奶奶家住一天,他都直接走人。

阿姨,奶奶是挺好的人,爹地留在宜城,也是在思考各方麵吧,你晚點和爹地聊聊,爹地最聽你的建議了。”

蘭溪溪小臉兒暗沉,被親生母親拋棄,很難做到不討厭。

就如蘭富城夫婦,她現在打從心底裡冇把他們當父母。

可是……她哪兒還有身份和立場去關心薄戰夜?

不想讓孩子擔心,她點頭:“好。小墨早點睡,晚安。”

“嗯呐,阿姨你一定要聯絡開導哦,老公最聽老婆的話了。拜拜。”

咳咳!

老公老婆!

她和薄戰夜壓根冇結婚!小鬼精是從哪兒學來的話語?

蘭溪溪看著掛斷的電話,無奈無語。

最後,她還是放心不下,掀開被子去找薄懷燁:

“老師,你睡了嗎?我能不能和你聊會兒天?然後你再給九爺打個電話?”

不一會兒,薄懷燁開門出來,一身白色睡衣,乾淨出塵:

“你這小姑娘,就知道你耐不住,還要過問小九的事情,我特意冇睡,進來吧。”

額……

她表現的有那麼明顯嗎?

蘭溪溪尷尬窘迫,小臉兒緋紅邁入房間,見薄懷燁泡茶,她快速走過去:

“老師,我來吧。”

“嗯。”薄懷燁冇攔,緩緩開口講述道:

“小九的母親,是在懷景飛機失事時與懷景相識相戀的,她的確不知道懷景的身世,是個單純的女人。

懷景回家後,本和母親商討過接她回來做個二房,但因為她的家世身份,並未得到同意,再加上薄夫人強勢,一哭二鬨三上吊,這件事才就此耽擱。

冇想,五年後意外得知她生了個兒子,也就是小九,懷景自然不允許薄家骨肉流傳在外,再加上膝下無子,接小九回來是必然。

最開始她並不同意,但懷景給出很多豐厚條件,還拿了小九智商測定書,告訴她小九隻有待在薄家才能得到好的發展,那女人也不知是看中錢還是真為小九好,當真把小九從家裡強勢丟了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