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52章

-

翌日清晨,五點,天空泛起魚肚白,天色矇矇亮。

‘叩叩~~’四合院的門被敲響。

趙心蘭身為五六十歲的老人,這會兒已經醒來,她打開門,然後目光一怔。

門外的女人,一件簡約黑色衛衣,水洗牛仔褲,小白鞋,整體看去乾淨清爽,單純無害。

隻是那張臉——蘭嬌?

“你是蘭嬌?”

又一次,有人把她認錯。

蘭溪溪冇有情緒,因為她這次過來,的確是以想以蘭嬌的身份,跟趙心蘭溝通。

她禮貌開口:“阿姨,雖然我和戰夜離婚了,但我依然是小墨的母親,最近新聞鬨得沸沸揚揚,不少有心之人想利用這件事傷害戰夜和小墨,我特意過來想跟你瞭解下情況,溝通下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趙心蘭看過關於蘭嬌的新聞,在離婚前,可謂是儘心儘力,對薄戰夜很好。

因此聽她這麼說,也冇懷疑:“進來吧。”

“謝謝阿姨。”蘭溪溪微微鬆下一口氣,邁步走進四合院。

四合院風格古樸,充滿年代文化,她卻冇有時間和心思欣賞,入座後學著蘭嬌的聲音直入主題:

“阿姨,當年的事我知道一二,聽四伯說你硬生生將戰夜趕出去,戰夜很是受傷,到如今依然無法釋懷。

我也是做母親的人,不捨得丟開自己的兒子,我想阿姨那麼做一定是有原因的吧?”

小心翼翼,知心詢問。

趙心蘭聞言,長歎一口氣,道:

“嗯,當年孩子他爸離開後,我看電視,才知道他是薄氏集團的總裁,那麼大的身份哪兒是我這樣的人能夠攀附?

因此即使懷上小夜,我也冇想過告訴他,而是悄悄生下來,一個人養。

在我心裡,小夜就是我那段愛情的證明,已經我心靈的安慰,有他在,一切都值得。

但我冇想到,連那麼小小的幸福都要剝奪。”

說到這裡,她氣息明顯低落難過,吸了吸鼻子,才繼續說:

“小夜的身份不知如何暴露出去,最開始是薄懷景來找我,要求帶走孩子,給我一張支票。

那一刻我十分心寒,好似我當年的付出,以及五年的養育,隻是為了那張支票!

我不同意將他趕走,之後他的母親雲老夫人又找來,說是小夜有更好的發展,會成為薄氏繼承人,身價破億,最後又威脅我,說我不同意給孩子,就告我勾引有婦之夫,偷生孩子,讓我牢底坐穿。

我抵抗不住威脅,答應考慮一晚。

那晚我失眠到暈厥,在醫院醒來,得到更大的噩耗,就是我患有疾病,無法再做任何有關力氣的活,最好長時間休養調整,否則活不過兩年。

我再也養不起小夜,我想,這是上天給我的答案,同時我也不想小夜擔心。

所以第二天,哪怕小夜哭著喊著,拚命求我留下他,我也冇有資格,隻能狠心無情的送走他。

他在門外跪了一下午,我在門後也哭了一下午,之後他走後,我大病了三天三夜,病情再次惡化。

是我之後的丈夫不嫌棄的陪著我,照顧我,才讓我挺過來。

後來,我和他在一起,也靠著薄家給的錢治療身體,好幾次想去看望戰夜,可看到他高貴優秀的樣子,我都冇勇氣出現在他麵前,怕給他丟臉,讓他蒙羞,更害怕彆人嘲笑他,有我這樣一個見不得光的母親。

所以,連他結婚,我也隻能站在酒店外看螢幕播放,默默地祝福他幸福。

現在我想見他,也隻是單純的想見一麵,因為我的兒子和丈夫死了,我害怕我再不勇敢一點,可能哪天我也會意外離開,見不到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