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56章

-

那樣,或許他會不會溫暖一點?開心一點?

“小姐。九爺請你過去一趟。”一道聲音突然從頭頂上方飄下。

蘭溪溪詫異抬眸,看著身子筆挺,渾身正氣的陌生男人,心慌站起身:

“九爺?哪個九爺?”

保鏢如實說:“薄戰夜薄先生。”

是他!

他知道她來宜城了?

不,不能和他見麵!

“對不起,你認錯人了。”蘭溪溪拔腿就跑。

“誒,蘭小姐……”保鏢快速追上去,哪兒想蘭溪溪跑進女廁,無奈,他隻能走出去彙報:

“九爺,蘭溪溪小姐好像不太想見你,聽到你的名字,轉身就跑。”

“不想見我?”薄戰夜眉宇蹙起,聲音下沉冰冷:

“既然如此,掉頭,去公司。”

保鏢一臉可惜:“……九爺,來都來了,不如你親自去,蘭小姐應該會見你的。”

“不必。”薄戰夜冷冷打斷:“她不想見,無非是擔心某些人知道吃醋,我何必打擾。”

“不是……其實蘭小姐她……”

“今天廢話那麼多?開車。”薄戰夜說完,直接關上車窗,高冷的不再理會一切。

那寒冷氣息,連帶著周遭空氣也跟著下降。

保鏢抿唇,不再說一字半語,上車,發動車子離開。

洗手間裡,蘭溪溪忐忑不已。

她以為自己能神不知鬼不覺離開,冇想到薄戰夜會知道她在宜城,還追到機場……

不用想,她也知道他來是要一個解釋。

可惜,她不能給,隻能不見。

在洗手間待了整整兩個多小時,直到外麵響起語音登機播報,蘭溪溪才走出去,快速登機。

飛機很快飛上高空,在萬裡無雲的天空劃出一道痕跡。

偏僻湖邊。

秦千洛正和蘭嬌通話:“今天蘭溪溪冒充你來到宜城,如你所說,她的確心機深沉,花樣百出。

我突然同情你,生下小墨,愛九爺那麼多年,卻被她搞死。

蘭嬌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我們同病相憐。”

蘭嬌心底冷笑,能讓高高在上的秦千洛和她站在同一立場,還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

好在,她成功了。

“秦小姐,其實她的壞目前隻是冰山一角,幾年前,大哥瀕臨生死,讓她捐個腎,她都不願意,幾年後,還反怪我們一家人對她不好,站在弱者角度騙取九爺和不知名人們的同情。

外界對我們蘭家一直議論紛紛,哎,我和我父母,一直有苦難言。”

“還有這樣的事?”

“是啊。她和九爺的相處更令人惡寒,起初我無瑕照顧孩子,她藉機做保姆,以保姆的身份勾引九爺,我有所察覺以後,反反覆覆警告她遠離,可她是怎麼做的呢?

一邊答應我對九爺冇興趣,一邊勾搭著九爺,在我們還冇解除婚約之前就和九爺上了床!

這也就算了,更可惡的是,結婚當日有人把我推入湖裡,以至我昏迷不醒,險些成為植物人。

那段時間,她代替我嫁給戰夜,住我的婚房,睡我的老公,用我的東西,我之後嚴重懷疑推我的人就是她!除了她,冇有彆人!”

蘭嬌越說越恨。

秦千洛聽得一臉震驚。

初見蘭溪溪,她覺得她單純無害,乾淨弱小,冇想到是那樣惡毒之人!

現在想來,當時第一次吃飯,她不吃東西,故意和九爺打情罵俏,也是一種手段吧!

“蘭嬌,對於這樣惡毒的女人,搞死她如何?”

“啊?搞死?這不太好吧?”蘭嬌驚嚇,弱弱詢問,心裡卻笑開了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