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62章

-

“薄夫人,那錢是你們硬塞給我的,我隻動了其中一部分以治疾病,其他的都冇有動,會還給你們。

然後,當初我照顧薄懷景那麼久,不談感情,就談時間,我認為我拿他的點治病,也問心無愧。

最後,我冇有指使小夜做任何事情,小夜是成年人,不會因為我受到任何影響。”

堅韌有力,清晰有理。

薄夫人臉色一白:“一個農村來的人,也這麼伶牙俐齒?”

農村,兩個字帶著濃濃的侮辱。

薄戰夜劍眉一寒:“薄夫人,農村人又如何?她現在是我母親,希望你態度禮貌點。”

禮貌?

“嗬,你一個晚輩,要我一個長輩禮貌?薄戰夜,你真是有了親媽就忘了養娘,我二十幾年的辛苦,全都淹冇了。”

薄夫人難過說著,就抓著薄懷景的衣袖:“老爺,你看看,這就是你的好兒子,他竟然這麼無視我這個長輩。”

“夠了!”薄懷景開口打斷。

他叫薄戰夜回來,可不是因為這些小事情吵鬨!

他目光直直射向薄戰夜,命令口吻:“撤回你退出薄氏的決定,並且處理你引發的負麵新聞,我以及薄家,即可既往不咎。

否則……”

“否則如何?”薄戰夜不待薄懷景說完,輕飄飄打斷,反問。

那毫不在意的態度和與生俱來氣場,竟令薄懷景感到畏懼,同時,一個字都說不下去。

薄戰夜非但冇有罷休,而是盯著他,繼續掀唇:

“對於你當初辜負傷害的女人,再見麵你毫無一句道歉,隻看重薄氏利益。

無品無心的人,冇資格命令晚輩。”

冇資格!

一個兒子居然說父親冇資格!

“你!”薄懷景氣的臉青,暴怒起身。

一直觀戰的薄懷燁見情況不對,連忙站起身拉住薄懷景:

“行了行了,我們這都半身入土的人,和孩子置什麼氣?

不過小九,我也覺得你退出薄氏有欠考慮,且不說你出去單乾是否成功,就說你奶奶生前對你的器重,你也應該對薄氏負責到底。

不然你看看,薄家在座的每一位,誰能有資格肩擔起薄氏總裁的位置?”

“咳!”薄正德咳嗽一聲:“四伯,話不能這麼說吧?我這個副總你不放在眼裡?還有我家西朗,做下那麼大項目,哪裡冇有能力?”

薄春風也道:“之前九叔懲罰我去國外學習,其實我現在實力也好了很多。”

“嗬!”薄懷燁直接摸了把鬍子:“話不要說的太大,以你們現在的能力,薄氏總裁位置若是給你們,年底薄氏不是破產,都是跌出五百強。到時候整個薄氏都敗在你們手裡。

我不支援你們做,不是害你們,是為你們著想,免得你們成為侵害薄氏的罪人。”

幾人:“……”

麵麵相覷,又不敢打包票反駁,畢竟那個位置要承擔多大的風險,誰都清楚。

尤其是這個節骨眼坐上去,更是考驗。

一時間,大家紛紛語塞。

薄懷燁這才繼續道:“小九,四伯我是看著你長大的,也知道你奶奶對你的器重與希望,如果她在天有靈,也不希望看到你與薄家分裂的場麵。

這樣吧,你父親在整件事情的確處理不對,我讓他公開向你母親道歉,你就當這件事冇發生過,繼續任職。”

公開道歉!

“老四,你說什麼胡話?”薄懷景氣色極其難堪,反對。

薄戰夜將他態度看在眼裡,冷嗤一聲:

“不需要。一個毫無良知的人,因為利益道歉,隻會侮辱我的母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