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66章

-

蘭溪溪被問得一怔,知道他話裡意思,也明白過來他叫她來是為了什麼。

可惜,她暫時無法解釋那麼多。

“今天南大哥工作室籌備好,讓我過來參觀,幫忙提意見。

我有看到新聞,恭喜你,和阿姨好好相處。”

薄戰夜唇角冷嗤一笑,轉過身來,目光直直望著他:

“就這些?出軌、背叛、分手,十惡不赦的事情落在你那裡毫無影響,相安無事。

怎麼,你是覺得我薄戰夜很好欺負?想拋棄就拋棄?”

字字數落,句句反問。

每問一句,他就往前一步,如死神靠近,危險至極。

蘭溪溪整顆心跟著收緊,緊張往後退:

“不是,我冇有那樣想,所有的事情等一個月後再說行嗎?”

“嗬。”薄戰夜站到她麵前,掐住她下巴用力抬起:

“一個月?這一個月,本該是我和秦千洛的糾纏,我想著怎麼讓你愉悅輕鬆,你倒好,自己先跟南景霆攪和到一起。

你認為我非你不可,離了你就會死,非要等你一個月?”

蘭溪溪全身僵住。

不是非她不可……

是啊,他站在他的角度,已經對她心寒失落,和秦千洛開始發展,哪裡會等一個月以後?

她緊緊掐著手心,擠出聲音:“所以九爺叫我上來,想說什麼?”

‘額……’話冇說完,下巴上的手突然再次加大力道,她被迫揚著臉,麵對那張俊美如神、冷漠帶冰的臉。

隻見他薄涼唇瓣一字一句掀開:“從今以後,你不再是我女人,我們毫無關係!

記住,是我不要你。”

冷凝,犀利,一字千金。

說完,他鬆開她下巴,視線冷冷從她臉上移開,邁步離開。

走過時,帶起的風都是冷的,寒的,涼的。

蘭溪溪愣在原地。

‘從今往後,你不在是我女人,我們毫無關係’

毫無關係……

她耳邊不斷飄過男人冷凝話語,像一把把刀切開她心臟,一刀又一刀。

那晚,他問她知道離開意味著什麼嗎?她知道。

分手,破滅。

他還說:小溪,不會有任何人影響我們的感情,在我這裡是,在你那裡,我希望也是。

她做到了,可他……冇做到。

他們終究,還是失敗了。

失敗於所有情侶都熬不過的劫,不信任,與誤會。

偏偏,她無能為力,更冇有資格責怪任何人。

是她的錯,害了所有人,也害了自己……

蘭溪溪呆呆的在天樓站著,不知自己站了多久,全身都被風吹冷。

直到……

“小溪,你怎麼在這兒?”南景霆走過來,一臉擔憂望著她。

觸及到她冰涼衣服,他第一時間解下外套,披到她身上:“樓上涼,我送你回去。”

蘭溪溪這纔回神:“啊。好。”

上車後,意識到自己今天什麼都冇做,愧疚道歉:

“對不起,本來過來參觀的,結果什麼忙都冇幫上。”

“不礙事。”南景霆隨口安慰。

他開著車,望著前方的燈火霓裳,諱莫複雜,掙紮糾結。

最終,還是開口道:“你和九爺現在怎麼回事?他很早之前還在我這裡定求婚戒指,以你和他的名字命名。”

求婚戒指?

蘭溪溪目光一驚:“真的嗎?”她完全不知道。

“嗯。”南景霆輕嗯,正好是綠燈,他拿出手機翻到聊天記錄遞過去。

上麵,清清楚楚是薄戰夜與南景霆的簡少對話,並且,薄戰夜申請了兩次新增好友。

他……竟然真的找南景霆訂戒指,時間也的確很早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