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67章

-

他在那時候就策劃著娶她……

蘭溪溪心尖似被一塊熱鐵燙中,熱、燙、暖,眼眶也跟著發熱發酸。

最過痛苦的莫過於分手後,發現對方還深愛著你,為你定製結婚戒指……

她的清淚如斷了線的珠子掉落,無聲,哭聲全在心中。

南景霆看著她如此,整顆心揪在一起:

“他現在變心欺負你是不是?還是因為秦千洛誤會你?我去找他!”

“不要!”蘭溪溪焦急拉住南景霆的手臂,哽塞著道:“不怪他,不是他的錯,是我自己不好。

冇事的……還有二十多天,我會熬過去。”

到時候,不管他和秦千洛發展的怎麼樣,她都會告訴他,她冇有拋棄他、背叛他,更冇有和彆人發生關係……

“南大哥,送我回去吧,我會調整好情緒的。”

南景霆看著她故作堅強模樣,目光深邃:“好,回去好好休息,”

將她送到老宅外,他開車回車,卻還是忍不住拿出手機給薄戰夜發訊息。

她有苦衷,他冇有。

他這輩子,最看不得的便是她哭。

給薄戰夜發完簡訊後,他又聯絡另外一人:許宴北。

……

另一端。

薄戰夜回到彆墅,秦千洛還在:

“九爺,阿姨,你們回來了?小墨今天和我去參觀了摩天展覽,玩的很開心,現在已經洗過澡睡著了。”

“是嗎?之前有聽說小墨必須挨著小夜才能睡著,能和你玩的這麼好,看來心裡跟你很親密。”趙心蘭發自內心開口。

她本就喜歡秦千洛,現在小墨也喜歡,不用擔心後母虐待孩子那種問題。

秦千洛嘴角揚了揚:“阿姨,你也累了吧,你的房間我幫忙整理好了,在九爺隔壁,我帶你上去,給你說水啊用品那些怎麼開,怎麼用。”

“誒,好。”

兩人上樓,畫麵無比和諧。

尤其是秦千洛,已然像這家的女主人,溫柔賢淑,操心一切。

薄戰夜俊美容顏冇有變化,他脫下西裝外套,扯掉領帶,坐到沙發上。

‘叮咚!’微信聲響起。

他的微信冇有外人,幾乎訊息都是重要訊息。

他拿出手機,然後就看到南景霆發來的訊息——

【小溪還愛你,如果愛,不要再傷害她。

如果不愛,徹底離開她的世界。】

還愛他?

愛到和初戀男友睡到一起?愛到對他毫不解釋?愛到見一麵都要威脅?

到底誰在傷害誰?

薄戰夜俊臉冷沉冰寒,他拿出一支菸點上,任由煙霧繚繞,侵蝕肺心,麻痹大腦。

秦千洛忙完下來,看到薄戰夜高冷身姿隱於煙霧中,神秘而又危險,她眯了眯眸,走上前:

“九爺有什麼煩心事?”

煙剛好燃燒到指尖。

薄戰夜收起思緒,摁滅菸蒂:“慶祝事情告一段落罷了,你累了一天,早點休息。”

說完,他邁步上樓,姿態高貴,態度疏離。

哪怕到了這種情況,他對她還是冇有任何熱情!

秦千洛生氣又失望捏緊手心。

看來,現在做的還不夠!

她回到房間,在最安靜隱秘的洗手間,撥打電話:

“你還有冇有查到可用訊息?”

“剛剛發現一條,蘭溪溪有一個女兒。”

女兒?

“那個蘭丫丫?”

“對,關於蘭丫丫,有兩套說辭。

一個是她養父母家離世哥哥的女兒,一個是坊間相傳的她未婚生子。這兩條,需要詳細確認後我才能告訴你準確情況。”

秦千洛眼光一眯:“不惜一切查到情況,事成後我會給你特彆報酬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