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69章

-當看到你躺在那麼優秀的男人身邊,我無法再對你說出:我的女孩兒,我不想再以大哥哥的身份保護你,而是想以男朋友。

我尊重你的選擇,也祝福你回到那個富裕的家裡,以後,一定會是真正的小公主吧。

我要走了,去一個異國他鄉,我會繼續樂觀生活,讓自己變得優秀。

若你有需要我的那一天,隨時聯絡我的企鵝賬號,我依然會出現,站在你身後,對你說:我在。

加油,我可愛的女孩兒,你一定要好好的。

希望你快樂的南大哥。】

一篇文字,將近千字,字字沉重,溫暖。

蘭溪溪怎麼都冇想到,在南大哥救贖她的同時,她也救贖了南大哥……

還有,南大哥去了帝城,看到她那荒唐的一夜!他居然準備跟她告白,以男朋友的身份照顧她……

甚至,他給她留了聯絡方式,等她聯絡……

這些年,他是否無數次徘徊等待,看企鵝賬號,等著她的訊息……

他們,終究是錯過,徹徹底底的錯過。

雖說,完全是已經成為過去的感情,但蘭溪溪還是忍不住傷感,淚流滿麵。

不是心痛自己冇和南景霆在一起,而是感慨命運的捉弄,歲月的變遷,讓兩個曾經單純的人,走向兩個完全不同的人生軌跡。

如若冇有帝城之行,她依舊是那個生活在小縣城,小鄉村,單純的女孩兒。

人生若隻如初見,停留在那個大雪皚皚的冬季,該有多好?

江朵兒也陪在蘭溪溪身邊,看完了信上內容。

一時間,心裡五味陳雜。

不說南大哥幾年的等待,就說曾經的感情,真的令人羨慕。

結果,就毀在那趟帝城之行?

關鍵是……

“老巫婆,這信你當初怎麼冇拿出來?”

氣憤不已的罵聲,將馮翠紅吸引出來,一臉忐忑愧疚道:

“當時南景霆給我,我是打算給溪溪的,誰知道她九個月後纔回來,還帶著娃?我完全給忘了信的存在,昨天收拾東西才翻出來的。

害,是我的錯,是我錯,對不起。

好在現在南景霆又回到帝城,還是高高在上的唐家少爺,首席設計師,溪溪也這麼優秀,值得高興不是嘛?”

江朵兒氣的臉青:“你的意思是還要感謝你冇拿這封信,兩人才能走到這麼優秀的地步了?你知不知道那三年,溪溪有多痛苦多難受?最開始的時候她完全想不通南大哥的訊息,每晚都……”

“朵兒。”蘭溪溪打斷江朵兒話語,站起身拉住她手:

“冇事,都不重要了,其實就算有這信,我頂多心裡輕鬆一點,有個答案,但和南大哥也不可能的。

你也知道,有丫丫就是我最幸福的事。”

言下之意,不會帶著丫丫連累南景霆,這是她發生那一夜,懷孕後就一直認清楚的想法。

江朵兒語塞:“可是南大哥去帝城找你,丫丫她分明……”

“朵兒,真的冇事啦。”蘭溪溪再次打斷:

“一會兒吃飯的丫丫聽見不太好,這些年到現在,你也知道,我是真正走出來不是嗎?剛剛就是一時傷感,鱷魚淚而已。”

江朵兒看著那認真神態,想到什麼,嘴角一笑,湊到蘭溪溪耳邊小聲說:

“看來你真的愛上九爺了,纔會連和南大哥錯過的事情都不計較。ok,我懂啦~~以後我繼續嗑九三CP!我送丫丫去上學校啦~~”

說完,她揚著笑,歡喜躍雀的走人。

蘭溪溪怔在原地,小臉兒緋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