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70章

-

她是那個意思麼?明明不是啊!

可……

為什麼的確不覺得和南大哥是錯過,誤會,冇有絲毫繼續的想法?反而覺得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……

若不是那一夜,也不會遇上薄戰夜……

一旁,馮翠紅卻將兩人的對話聽出迥然不同的意思!

剛剛蘭溪溪說有丫丫就是最幸福的事情,而江朵兒說南景霆去帝城找蘭溪溪,丫丫明明……

懂了!原來丫丫是南景霆的孩子!

難怪,難怪那麼辛苦蘭溪溪也要養著,時時刻刻帶在身邊。

想通這個,她嘴角揚起笑容:“溪溪,你和南景霆的事情的確是我抱歉,現在你們好好交往啊。

也可以告訴南景霆丫丫存在的原因,我相信南景霆那麼愛你,一定會欣然接受的!”

蘭溪溪收拾好所有情緒,將信摺好,放進手機保護套下,說:

“這些事你不要管,也不要關心你,你的關心,道歉,我和丫丫不需要。

如果你想留在這裡,就安安心心做好你份內之事,不要惹任何麻煩。

若你再敢背叛我和丫丫,到時候不是原諒那麼簡單,而是法庭見!”

丟下話語,她邁步離開,去工作室。

馮翠紅僵愣在原地。

雖然她有錯,但好歹也養了她那麼多年,而且現在也親自上門道歉,怎麼還那麼擺譜兒?

可惜,誰讓自己現在隻能指望她呢?

她邁步過去,收拾桌子,打理院子。

中午時分。

‘叩叩!’敲門聲響起。

馮翠紅走過去打開門,意外看到一個帶著黑帽子,拿著紙和筆的男人,他溫和笑道:

“你好,我是記者,這裡是蘭溪溪小姐的拍攝基地對吧?你是她的養母對不對?”

“對,我是,你有什麼事嗎?”馮翠紅禮貌詢問,心中估算著,如果是挖蘭溪溪黑料,她要不要說?

不行,現在不管是蘭溪溪還是南景霆,都實力雄厚,得抱緊大腿。

想著,她直接說:“我們溪溪一大早就去工作室了,現在不在,你冇特彆的事還是離開吧。”

“阿姨,請你給我幾分鐘時間。是這樣的,我也是蘭溪溪小姐的粉絲,最近聽說一個很不好的傳聞。

有人造謠她未婚先孕,為錢賣身,懷的老男人的孩子,品德不端,我想問問這件事。”

什麼?

居然有人敢造這樣的謠?

馮翠紅忍不住道:“笑話,溪溪她從小潔身自愛,連男孩子的手都冇摸過,怎麼可能品德不端?

再說,之前我賣她的新聞你也看到了吧,她是臨死也不肯屈服的人,更不可能賣身給老頭子。

還有,丫丫不是什麼野種,老男人的孩子,她是溪溪和南景霆的孩子,人家一家三口幸福著,恩愛著呢,以後誰再敢造謠,小心把他們告上法庭!

走開走開,彆來膈應人。”

說完,馮翠紅直接關上門。

真是的,什麼謠都亂造,也不怕天打雷劈。

外麵。

男人看了看手中筆上的針孔攝像頭,嘴角一勾,轉身離開,上車後撥打電話:

“秦小姐,我拿到獨家大爆料,我想,這個大新聞,你應該開個好價錢了。

過來吧,老地方見。”

“好。”

半小時後,咖啡廳。

秦千洛看完平板上的錄像,嘴角揚起從未有過的愉悅:

“丫丫是南景霆的孩子?好,很好,你這個爆料的確夠勁爆,開個價吧,我要爆出去。”

爆出去,那可是頂級新聞。

記者摸了摸下巴,隨後,揚了揚手掌:“這個數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