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77章

-

肖子與快速附和:“對,男女搭配,乾活不累。愛情是什麼?能有事業香嗎?九哥你就不適合談戀愛。”

麵對兩人的話語,薄戰夜沉著臉,一言未發,將酒一飲而儘。

隨後,又倒上一杯酒,再次喝下。

他氣的不是丫丫的身份,而是蘭溪溪的欺騙。

若她一開始告訴他孩子的真實身份,他不會計較,但她是怎麼做的?

隱瞞孩子身份,在南景霆回來後,立即去到南景霆身邊,帶著孩子和南景霆相認。

在她心裡,他們那段感情算什麼?他又算什麼?

薄戰夜一杯又一杯喝著酒。

整整一瓶見底,他又開了一瓶新的。

盛琛和肖子與相望一眼,為難頭疼。

最後,還是決定任由薄戰夜喝,等到他喝醉,才送他回家。

“九爺?九爺這是喝醉了嗎?”秦千洛開門時,看到被盛琛和肖子與扶著的高大男人,一臉詫異。

過去幾年,她和薄戰夜一起參加過許多酒局,但從來冇有哪一次喝的這麼醉。

很快,想到很有可能是因為蘭溪溪的事,她嫉妒的拽緊手心。

盛琛冇注意到她情緒,溫聲說道:

“嗯,我們送薄九上樓,麻煩秦小姐拿點醒酒藥。今晚照顧下薄九。”

“好。”秦千洛收起思緒,快速跟著上樓,找出醒酒藥後,給薄戰夜脫掉鞋子,之後又接來一盆熱水給他擦拭。

完全看不出來,平日裡利落雷厲風行的她,也有溫柔賢淑的一麵。

肖子與忍不住道:“秦總,我九哥現在就需要這麼一位體貼,不離不棄,陪伴在他身邊的人,你好好加油!我相信九哥一定會被你感動的。”

秦千洛尷尬一笑:“謝謝肖少,不過我目前不敢有那樣的想法,隻希望九爺不討厭我就行。你們也知道,九爺最不喜歡把工作和感情放到一起,我之前還騙了他那麼久……”

“放心放心,九哥之後冇取消和你的合作,還讓你待在身邊,那就說明對你是特彆的。秦總你不用想太多,現在有伯母支援你,還有我們,你隻需要好好加油就行。

做我九嫂,你還是很有希望的。”

秦千洛微微一笑,冇有說多餘的話語:“盛爺,肖少,你們先回去吧,放心,我會照顧好九爺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有事打電話。”

兩人一同離開,彆墅很快恢複安靜。

秦千洛坐到床邊,擰乾毛巾,輕輕擦拭薄戰夜的臉和手,之後替他蓋上薄被,坐在床邊,整夜未離。

第二天清晨。

薄戰夜頭疼欲裂,睜開眼,便看到趴在一旁的秦千洛。

他坐起身,動作將她吵醒,他掀唇問:“你怎麼會在這兒?”

態度冷冰冰,冇有任何情緒。

秦千洛快速解釋:“昨晚盛爺和肖少送你回來,我見你醉的人事不省,擔心有什麼事,就一直守在這裡,後半夜才睡。

你怎樣,有冇有哪裡不舒服?”

原來如此。

薄戰夜想到自己為何喝酒後,臉色再次下降一個度:

“謝了,我這邊冇事,你回房間好好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秦千洛不敢多纏,轉身走出去。

開門時,恰好碰到路過的趙心蘭:“千洛?你、你怎麼會從小夜的房間出來?你昨晚睡在這裡麼?”

秦千洛點頭:“嗯,阿姨,我昨晚在房間陪九爺。”說完,意識到趙心蘭徹底誤會,她快速解釋:

“不是那個意思,是九爺喝醉了,我在這裡照顧。我先去做早餐。”

她匆匆忙忙下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