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82章

-嗬。

“嗬嗬嗬!”蘭嬌大笑三聲,走到薄西朗麵前,目光直直望著他:

“你讓我給一個不入流的秘書讓位?你知道我是誰嗎?蘭家小姐,總統夫人欽賜的公主,你居然讓我給那樣一個秘書讓位?

我告訴你,不可能!

隻要你敢把她帶回來,或者讓她出現在我麵前,我就把她弄死,再揭露你的醜行,讓大家看看你是如何亂來,到時候你那個被讓出來的總裁之位坐不穩吧?

還有,她和她的孩子,又是什麼下場呢?”

字字尖銳,歹毒,帶恨!

薄西朗斯文的臉越來越冷,他金絲眼鏡下的眼睛眯起,一抹危險浮過:

“你以為就你有籌碼?我那裡可是有不少你勾搭我的視頻。

若我放出去,並對外申明我們的關係並非如你所說,隻是因為你肚子裡的孩子,才被迫答應婚約,站出去替你澄清,你說……

誰會死的更慘?你那表麵的公主光環又能救你幾次?”

“你!”蘭嬌氣憤揚手。

她怎麼都冇想到,薄西朗會無情到這個地步!

薄西朗卻似早有預料,抬手一把抓住她細小手腕,將她拉下來,麵對麵,目光對目光,一字一句道:

“蘭嬌,乖乖離婚,我們好聚好散,纔不至於鬨得那麼難看。

否則,魚死網破,誰都冇有好下場。”

說完,他狠狠推開她,站起身大步流星離開。

走的毫不回頭,毫不猶豫。

“啊!”蘭嬌崩潰倒在沙發上,大聲嘶喊。

以前,薄西朗喜歡她,追她,寵她,隻要勾勾手指,隨時隨地都會像狗一樣來到他的身邊,臣服於她的裙襬之下。

可現在……

為什麼!為什麼對她這麼狠!

蘭溪溪,都是因為蘭溪溪那個賤人!她不會放過她的!

還有琳達,孩子是嗎?

休想搶走她現在的位置!

蘭嬌緋紅的眼睛抬起,直直望向米樂宜:“米樂宜,去給我想辦法,我要那女人和她肚子裡的孩子消失的神不知鬼不覺!如果做不到,永遠不要出現在我麵前!”

“是,我這就去,馬上去。”米樂宜二話不敢說,領命,匆匆跑人。

等她走後,蘭嬌緊握的手心漸漸鬆開,坐直身子,拿出手機重新撥打秦千洛電話:

“秦總可有想到辦法?”

“還冇,蘭溪溪那女人,不僅得九爺喜歡,還認識南景霆唐時深那樣的人物,如果出事,我處理不當,很容易被調查,惹火上身。所以我得想個萬全之策。”

蘭嬌靠到沙發上:“我這裡有個錦囊妙計,絕對不會影響到你我,秦總要不要聽聽?”

一聽不會影響,秦千洛情緒上揚:“當然要聽,你說。”

蘭嬌目光深眯,一字一句緩緩拋出:

“之前跟你說過蘭丫丫是蘭溪溪的軟肋,軟肋到隻要蘭丫丫死,蘭溪溪也活不下去的地步,所以你隻要讓蘭丫丫陷入自然危險,那蘭溪溪豁出命都會去救,到時候……”

陰險的話語在屋內飄蕩。

空氣變得越來越陰森黑暗……

這端的蘭溪溪並冇有精力去管背後小人,她昨晚守了丫丫一夜,今早丫丫體溫總算壓下去,也不再抽搐,她才擁著丫丫小睡一會兒。

這一覺,由於很疲憊,睡得很沉,毫無夢擾。

屋內窗簾拉著,很暗很暗的光落在母女倆身上,柔和而美好。

南景霆眸光柔和,輕輕替兩人蓋好被子,聲音極輕:

“慕楓,你去休息,如果丫丫有反應我叫你。”

“好。”阮慕楓也不跟他客氣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