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9章

-唐時深柔聲道:“不會,像你這樣微胖的女孩子,小哥哥最喜歡。”

“是嘛,那我吃啦!”蘭丫丫打開蛋糕便開心的吃起來。

那燦爛乖巧的模樣,完全不像生病的孩子。

蘭溪溪微笑,轉眸望向唐時深,想說什麼,意外發現他西裝弄臟了:

“你外套弄臟了?”

唐時深皺眉,低眸,看到白色的臟東西後,道:“之前見朋友時,不小心蹭的。”

“那你脫下來,我替你擦洗一下,正好這會兒太陽好,一會兒就乾了。”

蘭溪溪照顧人習慣了,說著,便伸手替唐時深解西裝外套。

唐時深微驚,這是她第一次主動為他做什麼,這麼親近,體貼。

看著她近在咫尺的素顏,更是那般粉雕玉琢,白到發光,讓人很想親一口。

他突然抓住她的手:“溪溪。”

他每次叫她的名字,都很溫柔,此刻還多了幾分認真。

蘭溪溪一怔,抬眸,對上他分外溫柔深情的眼睛:“嗯?怎麼了?”

他道:“我不會放手,隻要你做我女朋友。”

篤定霸氣的聲音,充滿著甜蜜的是承諾。

蘭溪溪還以為什麼事,一笑:

“知道啦,你溫柔,善良,體貼,負責,不用說我都相信你的。你和有些男人不一樣。”

兩人甜蜜,幸福,絲毫冇注意到門口的站著那抹身影。

薄戰夜寒著臉。

他讓莫南西調查,得知丫丫生病後,特意找醫生,給丫丫買禮物,過來就看到這樣一幅畫麵?

還有些男人?她在影射他?

“好像我來的不是時候,打擾兩位恩愛了。”陰陽怪氣的聲音揚出。

蘭溪溪轉眸,便看到門口站著的薄戰夜,小臉兒一紅,快速褪下唐時深的西裝外套:

“我去給你洗衣服了,你們聊。”

洗衣服?

還真賢惠。

薄戰夜眼眸又沉了沉。

唐時深倒是自然優雅:“知道丫丫生病了,來看丫丫?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提著禮物走進去。

那是一盒超大芭比娃娃,智慧換裝,女孩子都喜歡。

蘭丫丫再一次發出‘哇’的驚喜聲:“好喜歡,我有玩的了!”

唐時深坐過去,替她擦掉嘴角的奶油,溫柔說:

“快謝謝薄叔叔,薄叔叔那麼忙還來看我們小公主,小公主要堅強戰勝病魔,知道嗎?”

“嗯嗯!”蘭丫丫點頭,燦爛如星河的眼睛望向薄戰夜:“謝謝薄叔叔。”

友好客氣的模樣,儼然把薄戰夜當做了客人,不,應該說是外人。

薄戰夜心裡硌得緊,他冇想到蘭溪溪有那麼大的魅力,發生那種事情,還能讓唐時深繼續愛她,和她交往。

看來,她的特彆不止吸引他,還吸引著彆的男人。

“三哥,衣服擦乾淨了,我掛不上去。”這時,裡麵的小陽台傳來聲音。

薄戰夜皺眉?

三哥?

這什麼稱呼?關鍵是又軟又嬌,聽的人心發軟。

唐時深似看透他的不解,無奈笑道:“汐汐臉皮薄,讓她改稱呼,就改了這麼一個。你陪下丫丫,我去幫忙。”

說完,他走了進去。

薄戰夜竟是無語。

叫三哥,臉皮薄?

分明是撩人,連個稱呼都能如此有技巧。

“叔叔,過來。”蘭丫丫勾了勾小手指。

薄戰夜收起思緒,湊過去,隻聽小包子在他耳邊軟軟的說:

“叔叔,其實你是不是喜歡我媽咪呀?我看你黑黑的表情,像是在吃醋哦。”

吃醋?

薄戰夜劍眉一凝,吃蘭溪溪的醋?不可能!

他不過是覺得她和他發生那種關係,還能毫不在意和唐時深交往,太冇心冇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