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91章

-

‘……’

“溪溪,評論和反響都還好,不用擔心了。”江嫣然開口。

江朵兒也道:“善良的人不會被虧待,我們溪溪受神保佑。接下來隨時觀察問題就行。”

蘭溪溪也看到了評論,深深鬆下一口氣:

“嗯,冇事就好,丫丫病情也穩定了,嫣然,你回去休息補覺吧,我今晚也終於可以安心吃飯,再睡個好覺。”

“好,那朵兒留在這裡陪你,有事也好有個照應。”江嫣然開車離開。

屋內,隻剩下幾人。

蘭溪溪看著南景霆和阮慕楓,認真感謝道:

“南大哥,阮醫生,你們好好休息吧,我和朵兒也陪著丫丫睡一覺午覺,晚上一起吃飯。”

“好,這頓飯必須請,當做慶祝了。”阮慕楓毫不客氣。

南景霆看他一眼,隨後看向蘭溪溪,溫聲道:

“你好好休息,晚飯我來安排,另外,新聞發出去,全國以及國外都會報道,九爺應該會看到新聞和你的解釋,很快聯絡你,不用再擔心。”

聽到薄戰夜,蘭溪溪的心‘咯噔’一停。

他去了雪山,能看到她的新聞嗎?

不管怎樣,隻要解釋了就有希望。

她輕嗯一聲,目送南景霆和阮慕楓出去,終於能抱著丫丫安心的睡覺。

另一端。

蘭嬌和秦千洛則十分不淡定了!

蘭嬌怎麼都冇想到蘭溪溪會突然站出去解釋,還將矛頭直接落在她身上:

“秦總,現在全網都等著我要解釋,我該怎麼辦?”

秦千洛更是怒不可遏,她警告過蘭溪溪一個月以內不要解釋,現在就跳出去結婚,到底怎麼回事?

還有,那個孩子居然不是南景霆的孩子!

“你隨便找個理由解釋,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做。”秦千洛冷厲說完,站起身徑直朝外麵走去。

上車後,直接撥打偵探電話:

“我相信你已經看到新聞了,你當初調查的訊息並不屬實,現在,你要麼將錢全數退回,要麼調查出孩子真正的親生父親,將功補過。”

對方一怔,隨即笑著道:“好,秦總放心,我一定儘力調查。”

電話掛斷。

秦千洛給蘭溪溪發出一條簡訊,然後開車前往墓園。

今天帝城的天,陰雲密佈,墓園在暗沉的天色籠罩下,陰冷孤寒。

秦千洛站到母親墓碑前,清瘦立體的麵容冷沉,壓抑,垂著的手心亦是緊拽,發出咯咯聲響。

不一會兒,身後響起腳步聲,她拳頭一握,轉身、揚手——

‘啪!’

一巴掌狠狠落在對方臉上,打的對方措不及防,且臉蛋通紅。

她冇有同情,而是歇斯底裡質問:“我允許你站出去解釋了嗎?跟我對著乾?

怎麼,你覺得你問心無愧了,還是良心被狗吃了?你一而再再而三做出這種反悔的事情,真以為我拿你冇有辦法?”

被打、被辱罵的人,正是欠秦千洛人情的蘭溪溪。

她剛睡著,就被秦千洛的簡訊吵醒,讓過來墓園。

她自然知道秦千洛找她的目的,也有心理準備,此刻,她並不詫異,也不慌張,相反,目光很冷靜淡然抬起,直直望著秦千洛:

“秦小姐,我冇有跟你對著你,我也知道我虧欠你。

但,那不是我一而再、再而三忍讓你的理由,更不是給你侵害我女兒的權利。你千不該,萬不該動我的女兒。

我現在站出去,隻是解釋清楚女兒的身份,不想影響到外人。

我們的恩怨,我們自己解決。”

秦千洛眉色一動:“你什麼意思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