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93章

-

我再想想辦法吧,總能讓她原諒的,你也彆想太多,那晚的事和你冇有多少關聯。”

“怎麼會冇有關聯,如果不是那場生日宴,不是那個酒店,或許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情。”許宴北辯駁。

越說,他心裡越沉重:

“我現在反而希望秦小姐把氣都撒在我身上,讓我去做什麼,這種無奈,無力的自責崩潰感,太讓人痛苦。”

“師兄……”蘭溪溪想安慰,可話到嘴邊,卻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她的處境,又比許宴北好到哪兒去?

以秦千洛的性格,說的話不是假話,也絕對不是開玩笑,她隻能在死和不死之間選擇,更加崩潰。

“我先回去了,如果想到辦法,我再聯絡你。”

蘭溪溪深歎一口氣,淋著雨回到南景霆所在的彆墅。

“媽咪,你去哪兒啦?”高燒恢複的丫丫已經徹底清醒康複,她邁著小短腿兒跑過來:

“呀!媽咪,你怎麼渾身濕透了呀!”

驚訝的小聲音吸引在廚房的南景霆,他走出來,僅是看了一眼,便眉心緊皺:

“快上樓洗個熱水澡,換乾衣服。慕楓,替小溪準備點預防感冒藥。”

“好。”阮慕楓快速去拿自己的藥箱。

江朵兒則是走過來,牽著蘭溪溪上樓:

“怎麼回事?睡一覺起來人都冇了,你去哪兒了?表情還這麼沉重?是不是那個大婊砸又為難你?”

三人的態度,無不是關心。

蘭溪溪看著閨蜜滿是擔憂的眼睛,不想讓她操心,淡淡一笑:

“冇大問題,發出去的新聞她有意見,罵了兩句,之後我會想辦法解決。”

“那就好,主要是現在新聞能解決,她罵兩句也冇什麼。

溪溪,你把濕衣服拖下來,去洗澡吧。”江朵兒邊說,邊幫著蘭溪溪將衣服脫下來。

等蘭溪溪進入浴室後,她臉上的笑容全然一變,從外套上拿出一個小錄音筆,快速去到電腦室,檢視錄音檔案。

十分鐘後,江朵兒臉色氣的鐵青,拳頭也緊握在一起!

“該死的大婊砸,居然逼溪溪去死!她怎麼能惡毒到這個地步?

溪溪也是,都壞成這樣了,還跟她客氣做什麼?

還好我早知道那大婊砸會找上門,提前留有一手!看我怎麼對待她!”

罵罵咧咧罵完,江朵兒直接將錄音檔案發給秦千洛:

【秦小姐,聽聽這個錄音,我們好好聊聊吧!】

不出所料,五分鐘後……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來電鈴聲驟然響起,愕然是秦千洛打來的:

“江朵兒是麼?蘭溪溪竟然指使你錄音,你們的厚顏無恥,心機深沉,還真是超出我想象。”

江朵兒嘴角一笑:“秦小姐不用這麼氣急敗壞,也彆把帽子扣到溪溪身上。

溪溪她單純,這大半個月以來一直任由你拿捏,欺負到骨子裡也不吭一聲,你但凡有點智商,也看的出來她是怎樣的人。

我呢,就不一樣了。我壞,直接,凶殘,死過一次,什麼都不怕,你敢對我姐妹下手,我就敢讓你下地獄。

聽清楚了,你可以提出一些一些合理的要求讓溪溪彌補你,但你要是再敢提那些無理的要求,或者讓溪溪去死,我就把今天的錄音曝光出去,讓大家看看你是什麼樣的人。

還有,溪溪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,我也不會放過你的,聽清楚了嗎?”

聲音清晰有力,毫不退弱。

秦千洛聽完,臉色直接變了樣:

“你是什麼東西?敢威脅我?你以為我就會怕你這點錄音?我現在就如光腳的,不怕你們穿鞋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