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197章

-‘啪!’傳呼機丟在一旁,薄戰夜冷著臉起身,直接打開門,出去開雪地車。

剛坐上車,一抹人影跑過來——

“小夜,我們還要在這上麵多久?”趙心蘭穿的極厚,雙臂抱在一起。

看得出來,她很不適應雪山生活。

薄戰夜也知道上麵冷,不適合帶老人,可若他不在帝國,薄懷景等人勢必會找趙心蘭麻煩。

把趙心蘭單獨放在M國縣城,也不放心。

因此隻能帶上雪山。

他道:“等項目考察完再下山,大概半個月。”

“啊?還要那麼久啊?”趙心蘭皺起眉頭,一臉愁容:

“那我能不能下山買點日用品,再吃點彆的換換口味?再待下去,我感覺要抑鬱。”

老人表現麵的很是焦慮。

無奈,薄戰夜隻能點頭:“你收拾一下,我去給小墨留個資訊,帶你下山。”

“誒,好!”趙心蘭瞬間滿是笑容。

等薄戰夜進屋後,她嘴角的笑容暗淡下來。

其實,她很喜歡雪山生活,風景美麗壯觀,空氣清晰安靜,與世無爭,最重要的還有兒子和孫子在身邊,冇有比這更幸福的是。

但,之前有人打電話,她隱約聽到是女人來找薄戰夜。

能找來M國來的,肯定是秦千洛,她才特意如此,讓薄戰夜下山,製造見麵機會。

薄戰夜並不知道母親心思,給小墨留下資訊後,便穿上羽絨大衣,開雪地車下車。

寒風中,他麵容冷俊立體,周身氣息嚴寒冰冷,與這萬裡雪山極其融合,好似駕馭雪山的王者,氣魄十足,生人勿近。

將近兩小時的路途,雪地車停在山腳,保安亭外。

“九爺,您下來了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修長身姿下車:“媽,你去車上等我,我拿點東西。”

他走進保安室,冷聲吩咐:“之前監控調出來。”

“是,九爺。”工作人員快速打開機械電腦。

很快,監控視頻調出來,黑白圖像裡,單薄的女人牽著一個女孩兒,果真是蘭溪溪與蘭丫丫!

即使早已猜到,但這刻確定內容,薄戰夜心臟還是被牽動。

他目光深沉:“她們走了有多久?”

“回九爺,您接電話以後,我就讓她們走了,這邊幾十裡路都冇信號,也冇酒店,估計這會兒還在路上。

九爺,這女的帶著孩子找上門,實在是厚臉皮,冇皮冇臊,需要我報警嗎……”

後麵的話冇說完,工作人員突然感覺一陣滔天的寒意朝他襲來,一扭頭,就看到薄戰夜異常冷俊異常鐵青的臉,顫抖問道:

“九、九爺,怎麼了?”

薄戰夜黑邃的視線盯著電腦螢幕。

那上麵,正是保鏢拿武器轟趕蘭溪溪,蘭溪溪無助拉著行李箱,牽著女兒離開的畫麵。

他聲音冷到極致:“從今天起,你不要在這裡工作!”

“啊?九爺!我做錯了什麼?哪裡做的不好,你可以指導一下嗎?”

“嗬。”薄戰夜冷嗬,氣息比此刻的萬裡雪山還要冷:

“我不需要毫無人性,不顧弱小死活的工作人員。滾。”

丟下話語,他大步流星走到車前,拉開車門上車。

這麼荒蕪的山路,冰天雪地,蘭溪溪很有可能凍死……

想到那種狀況,薄戰夜發動車子,腳下的油門一踩,車子如離弦的箭,直接衝出去。

“誒,小夜,開慢點,你這是忙著去找人嗎?”

趙心蘭抓著扶手,一臉緊張,心跳加速。

薄戰夜輕嗯一聲,到底還是將車速放慢,目光鎖著外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