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19章

-“等等。”薄戰夜拉住薄小墨:“男女有彆,等阿姨他們上完藥我們再進去,免得耽擱他們處理傷口。”

“哦。”薄小墨悻悻點頭,站在門口站立難安。

“小少爺?”樓下響起一聲叫喚。

薄小墨咬牙,都是那壞蛋害阿姨和小包子,現在還好意思討好他?

等著吧,等會兒他不會放過他的!

他走到欄杆處:“我爹地在洗澡,大概要半小時,你先在下麵等著。”

“好的小少爺。”秘書很配合找了個小凳子低調坐在下麵。

薄戰夜掃一眼下方,輕聲問小墨:“秦千洛的秘書,怎麼會在這裡?”

薄小墨抿了抿唇:“噓,這事說來話長,先暫時彆讓他發現你在外麵,也彆讓他知道阿姨在這裡。等阿姨她們出來了我再慢慢說。”

薄戰夜見他神神叨叨模樣,心中隱隱有個猜想,眸光變得無比深沉。

良久,房間門終於有了動靜。

林特西打開門出來,薄小墨立即上前:

“醫生,我阿姨和小包子怎麼樣?”

林特西禮貌回覆道:“冇大問題。小孩子隻是全身淤青,冇有內傷,已經全部上好藥,大人手傷有點嚴重,腹部受擊需要調理,也已經處理好。

在我看來,兩人的心理創傷比身體傷害嚴重,我給她們服用了安神安眠鎮定藥物,讓她們先安定情緒,休息一下。”

作為醫生,林特西看慣大病大痛,語氣平靜淡然。

但薄戰夜聞言,臉色異常下沉。

全身淤青、手傷嚴重、腹部受擊,這些詞彙已經足夠嚴重,還要加上心裡創傷。

他沉著臉:“你先去客房休息,稍後有問題叫你。”

“是。”林特西轉身走進隔壁病房。

薄戰夜帶著孩子進房間。

寬大床上,一大一小已經進入睡眠狀態,洗過澡的她們乾淨細白,安然寧靜。

如果不是薄戰夜親自把她們救出來,不會想到這樣柔弱的兩個女孩兒,遭遇過那麼危險殘忍的事情。

他看向薄小墨:“你調查到哪些資訊?”

沉冷話語,儼然帶著怒意。

薄小墨知道爹地這是打算給阿姨報仇,但他現在還有一件事要做。

“爹地,壞人什麼時候都可以收拾,我們先安撫好小包子和阿姨。”

這話不無道理。

薄戰夜想了想:“那你想想怎麼安撫她們。”

“這個嘛……”薄小墨摸著小下巴,很快靈機一動:“阿姨和小包子最喜歡我了,也最喜歡吃火鍋,我給阿姨準備好火鍋,等她們起來就可以吃。”

薄戰夜稍許無語:“……”

但不得不說,兩人折騰那麼久,應該許久冇有吃飯,倒是個不錯的實用方法。

“可以。。”

“那爹地你陪著阿姨和小包子,我去準備食材。”薄小墨開心下樓。

到達客廳時,秘書還坐在客廳位置上,見到薄小墨,連忙站起身:“小少爺,九爺好了嗎?”

薄小墨搖頭:“抱歉,爹地剛剛洗完澡又接到一個緊急電話,去書房開視頻會議去了,我連開口說話的機會都冇有。

不過你放心,等會兒爹地忙完,我一定會跟爹地說你的好話,讓爹地好好感謝你送我回來的。”

“謝謝小少爺,謝謝。”秘書點頭哈腰。

他這麼做,不僅是想得到九爺的讚賞,更希望能幫到秦總和九爺促進關係。

薄小墨知道他不懷好意,看破不說破:

“那個啥,我想遊泳,你能去幫我把後院的遊泳池清洗一下嗎?”

“當然可以!我這就去。”秘書毫無二話,主動又熱情地跑到後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