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22章

-隨後,她聽到他暗啞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:

“撩我,要付出代價。”

代價?

跟他睡還是啥?

不管是啥,蘭溪溪都不退縮,她抬起晶瑩靈動的眼睛與他對視:

“我不怕,以後有一輩子的時間來賠你。”

一輩子?

什麼意思?

薄戰夜擰起劍眉,正要詢問,身上的手機卻響起來。

他拿出來,看到是秦千洛來電後,鬆開蘭溪溪:“你先吃飯。”

然後起身去外麵接電話。

他的舉動在蘭溪溪看來,是不願讓秦千洛知道她在他身邊的表現。

這段時間,他帶著秦千洛在M國生活,還一起采購生活用品,是對秦千洛上心了嗎?

他和秦千洛,發展到哪一步?有冇有那個……

薄小墨見她魂不守舍,夾了一片燙好的肥牛過去:“阿姨,快吃飯呀,一會兒有天大的好訊息告訴你喲~~”

“天大的好訊息?”蘭溪溪詫異好奇。

薄小墨點頭:“嗯嗯,關於秦阿姨的。”這一下午,他可調查到不少,終於明白這段時間爹地和阿姨發生了怎樣的誤會和災難。

他一定要解決!

蘭溪溪見小墨神神秘秘,心中升起不好預感。

該不會是秦千洛和薄戰夜在一起?要結婚或者有了小孩兒?小墨才這麼高興?

她頓覺心情沉重。

她隻想著自己不要再錯過薄戰夜,不以那樣的辦法彌補秦千洛,可她忽略另外一個事情。

那就是——薄戰夜還愛她嗎?

不是每個人都會站在原地等,也不是每份感情錯過後,都還會有結果。

她做的那些選擇,更冇有資格要求他原諒她。

如果他真的在這段時間喜歡上秦千洛,選擇和秦千洛結婚,那她該怎麼辦?

“在想什麼?怎麼不吃?”接完電話回來的薄戰夜看到蘭溪溪沉著臉,柔聲問道:

“身體不舒服?要不要叫醫生?”

“冇,不用不用。”蘭溪溪回神,對他擠出一抹僵硬的笑,轉頭,繼續吃飯。

此刻的態度和先前儼然不同。

薄戰夜看在眼裡,深黑色瞳孔微微下降。

之前說想她,一輩子,現在態度又這般冷淡,看來,那真是她獲救後的短暫感謝情緒。

他不需要這樣的感謝,寧願她一字不提。

好好的一頓飯,氣氛變得又莫名僵硬起來。

薄小墨歎氣:他爹地明明很關心阿姨,之前幾個小時守在這裡寸步不離的,這怎麼阿姨醒了以後什麼好話都不會說?

還有阿姨,之前說的挺好呀,怎麼不多說點?

哎,兩個成熟的大人,真讓人操心!

罷了,關鍵時候還是得他上。

薄小墨等到大家吃完飯,見時間差不多,站起身走到門口,衝外麵叫道:

“叔叔,你可以上來了。”

‘咚咚咚……’很快,外麵響起腳步聲。

緊接著,一個高大的男人出現在門口。

他慌慌忙忙,臉上帶笑:

“小少爺,九爺終於忙好……”了嗎?

“啊!”後麵的話冇說完,他突然臉色大白,一臉詫異驚慌望著蘭溪溪和蘭丫丫:

“她、她們怎麼在這兒?”

蘭溪溪看到秘書也很詫異,之前幫助她們的人怎麼來了?而且他表情怎麼那麼奇怪?

不待蘭溪溪反應,身邊的蘭丫丫突然站起身,一抱抱住蘭溪溪:

“媽咪,媽咪,他是壞人!就是他賣掉丫丫!”

什麼?

他賣的?

蘭溪溪一臉不可置信:“丫丫,你在說什麼?確定嗎?”

蘭丫丫堅定點頭:“嗯,早上我聽到他和壞人打電話,說要賣掉我,還策劃在我去超市的路上綁走我,我想帶媽咪你離開,可是我叫不醒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