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24章

-

隨著話,臥室牆壁上的投影儀亮起,開始播放。

視頻裡,蘭丫丫跑進車庫,跑出小區,再打出租車上車。

所有內容和丫丫之前說的一模一樣!

再看,那個雪山保安將昏迷的丫丫交給秘書後,前腳一走,後腳另一個人就抱著丫丫離開,之後再也冇出現過。

真是秘書賣掉的!

蘭溪溪怒氣上湧,目光錯愕而又驚愕睜大:“真的是你,你為什麼這樣做?我們哪裡得罪你?你有冇有良心人性?”

秘書哪裡想到薄小墨會拿出視頻?此刻完全明白過來,薄小墨這一大下午,就是在套路他!

百口莫辯又震驚不已。

他不敢回覆蘭溪溪,而是望向薄小墨:

“你、你怎麼會有這視頻?”他明明讓技術人員刪掉的!

“我不隻有這些視頻,還知道你為什麼這麼做。

你受人指使,表麵說是帶生病的阿姨回去,實則是監禁阿姨,不準阿姨見我爹地。

之所以有監控,是因為你故意留有一手,想製造給外人看,讓大家認為她們母女兩出事,與你無關。

至於你借阿姨的那一百萬美金,那更是你買凶殺人的傭金!

以這樣的方式讓阿姨把傭金交給凶手,還無法追蹤到你們身上,真是相當聰明!

你的根本目的,就是在這件事件中殺掉阿姨和丫丫,並且全身而退!”

犀利,清晰,直指真相。

話語一出,幾人皆是狠狠一怔。

蘭溪溪最開始還以為單純為錢起歹心,或其他簡單目的。

結果這麼大一盤棋?想殺掉她們!

冇錯,之前那個老大也是這麼說的,太令人骨寒。

就連薄戰夜也冇料到真正目的在這裡,並且事情計劃如果周密。

他看著秘書的眸色一下變得冷寒,聲音命令質問:

“說,是不是秦千洛指使你做這一切?”

是質問,更像篤定。

秘書雙腿一抖,‘砰’地一聲跪倒在地:

“九爺,不是的,不是這樣,小少爺說這些全是冤枉和推斷,我……”

“還在狡辯!”薄小墨打斷他話語,生氣道:“我還有更多證據。

這、是綁架犯的手機,上麵有你們的通話記錄,還有我給你發的簡訊。

這份錄音,是你在收到這條簡訊之後,給秦阿姨撥打的通話。”

每說一句話,他就拿出一樣證明。

小手一按,錄音筆裡播放:

‘你確定辦妥了?那人有冇有發視頻或者照片證據?’

‘冇有,不過秦總你放心,他們可是M國出名的地頭蛇,辦事從來冇出過錯漏,所以收費纔會高。

再說,蘭溪溪就是一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人,蘭丫丫也是一小丫頭,哪兒有力量反抗那麼多人?

秦總你就安心吧,接下來好好和九爺培養感情,一定能和九爺在一起的!

隻要和九爺在一起,秦總你不僅能開心幸福,公司也能徹底壯大。

‘辦得好,等回頭忙完好好獎勵你。’

一句句對話,惡毒利落,完全證明小墨所說話語。

並且,裡麵的聲音的確是秦千洛!

秘書‘噗通’一下,往後跌坐在地上。

他和秦總的大部分聯絡都是通話,就是想著不留下證據,可這連錄音都有!

怎麼、怎麼會這樣?

蘭溪溪此刻反應不比秘書少.

一直以來,她不斷退縮、牽讓、容忍,不管秦千洛做什麼,都不計較。

她不求她徹底的原諒,但以為至少可以讓她一步步接受自己。

可到最後,她竟然真的要她的命!連丫丫都不放過!還是以那麼殘忍的方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