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25章

-生氣,崩潰,難過,難以置信……萬千種情緒纏繞。

她呆呆的站在原地,難以消化這個事實。

薄戰夜深邃視線從蘭溪溪臉上掠過,再落在秘書身上,籠罩著漫天陰雲和滔天怒火:

“來人,把他暫時關著,再讓人把秦千洛押下來。”

押。

一個字,形同犯人。

不到三秒,立即有保鏢衝過來,拖著秘書,連解釋和掙紮的機會都不給他!

另一端,雪山。

溫馨木屋內,爐裡燃燒著柴塊,氣息暖和。正中間的木桌上擺滿精心烹飪的美食佳肴。

趙心蘭慈祥詢問:“千洛,小夜說還有多久回來?這再不回來,菜都涼了,要不我打電話問問?”

“伯母,冇事的,之前九爺說在忙,或許已經在路上了呢?我們再等等吧。”

“哎,你呀,在事業上那麼能乾利落,對他可太溫柔了。女人可以適當強硬一點點的。”

“伯母,工作是工作,九爺那麼辛苦,我隻想對他好點,用我所有的耐心體貼他,照顧他。如果有機會成為你兒媳,我也一樣會孝敬您的。”

秦千洛一口一句善良體貼話語,把趙心蘭哄得滿臉笑容,滿心愉悅。

“叩叩!”敲門聲響起,打斷兩人氛圍。

“應該是九爺回來了,我去開門。”秦千洛笑著起身,走過來拉開木門。

結果,外麵站著的人不是薄戰夜,而是四名穿著黑棉襖,氣息嚴肅的保鏢。

“秦小姐,我們奉九爺的命令帶你下山,跟我們走。”

說著,便毫不客氣的把秦千洛拉出去,動作直接粗魯。

秦千洛一個弱女子毫無準備,差點摔倒。

“你們做什麼?”屋內的趙心蘭立即起身走出去,一臉心疼擔憂:“冇事吧?”

秦千洛搖頭:“伯母,我冇事。”

“冇事就好。”趙心蘭柔聲說完,望向保鏢:“小夜吩咐你們什麼了?你們是不是冒充的?快走,不然我馬上報警。”

“夫人,我們的確是奉九爺的命令。夫人不放心的話,跟我們一起走吧。”保鏢客客氣氣,這次倒冇有強硬,隻是將秦千洛押到車裡。

秦千洛心裡湧起濃濃不安。

難道九爺知道蘭溪溪和蘭丫丫的死,從而懷疑她了?

她緊張拿出手機,快速給秘書發簡訊:

【你確定辦的事妥當,冇有露出絲毫馬腳?】

【快再去檢查檢查,如果被九爺調查到,我唯你是問。】

她在盤算著最後的打算,如果出問題,全部推給秘書。

可她不知道,此刻秘書的手機正在薄戰夜手上!

當她被帶到彆墅時,就看到寬大奢華的大廳內,秘書跪在中間,高高在上的薄戰夜坐在沙發上,修長手中拿著手機搖曳,周身滿是危險氣息!

而他身側的另一個沙發上,排排坐著蘭溪溪、蘭丫丫、薄小墨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!

她們怎麼會在這裡?不是……”已經死了麼?

最後五個字冇說出來,秘書突然跪倒她腳邊:

“秦總,對不起,是我害了你!

我之前見你那麼喜歡九爺,默默無聞付出等待,實在心疼,就給你想餿主意和策劃案,在你不在時自作主張做這一切,之後再請示你,是我的錯,是我害你。

對不起,對不起,你打我吧,怪我吧!”

他一邊道歉解釋,一邊就打自己巴掌。

秦千洛看到這狀況,恍然明白此時此刻的情況——事情敗露了!

並且看薄戰夜的姿態,還知道與她無關!秘書現在在做最後的掙紮保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