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26章

-

該死!

真是該死的蘭溪溪,賤命怎麼那麼頑強!

她手心緊緊捏著,額頭青筋暴起,足足三秒,抬手,一巴掌扇到秘書臉上:

“啪!”

“你最開始提議時,我是不是不準你那麼做?現在不僅害了你自己,還害了我,真是個廢物!”

罵完,她直接看向薄戰夜,無比冷靜的解釋:

“是我管教不好,是我鬼迷心竅,九爺你要怎麼懲罰都行。”

這話,顯然不認自己買凶殺人的罪。

秘書更是直接跪到薄戰夜腳邊,一口一句解釋:

“九爺,真的是我自己做的。之前秦總是打電話讓我尋找蘭小姐,把她們送回國,不準出現在M國。

可我見到蘭小姐病重後,一時起了殺心,想著這是天大的好機會,就買凶殺人。

本來我不打算告訴秦總的,可蘭丫丫聽到真相,跑去山上,我不得不打電話告訴秦總。

秦總知道時很憤怒,生氣,指責我不能那麼做,我苦苦道歉,很害怕九爺你懲罰我,才向秦總求情。

秦總她……”

“她是可憐我,心疼我為她犯錯,才幫我掩蓋真相。

九爺你彆怪她,這一切我自己承擔。”

他們一人一句,將事情的解釋明明白白。

總得來說:秦千洛無辜,隻是心疼自己手下,出手掩蓋。

蘭溪溪心裡冷嘲而又冷寒。

秘書和她無怨無仇,怎麼會做出那麼惡毒的事情?秦千洛分明是想脫罪。

她想開口,另一道冰冷聲音響起:“是麼?”

兩個字,意味深長。

不待秦千洛開口,薄戰夜又拋出話語:“打暈丫丫,送下山交給綁架犯,這一切也與你無關?”

“我……”秦千洛臉色一白,冇想到薄戰夜會知道她打暈丫丫,快速否認:

“不是的,我……”

“就是秦總你打暈的!”然而話未說完,那位護送丫丫的保安突然站出來,直指秦千洛:

“丫丫小姐找到我時,說是九爺的私生女,我看她可憐,想著小孩子不會有很大的心思,便親自護送上山,想向九爺請示。

可我去木屋找九爺回來,丫丫小姐便被人打暈,秦總你說丫丫是騙子,之前的保安就是因為兩人才被辭退,讓我送回去對峙家長。

我想著秦總你不會說謊,又擔心打擾到九爺,纔將昏迷的丫丫小姐帶下山。

哪兒想我前腳一走,後腳你們就將丫丫小姐賣掉……

九爺,這件事真的不關我的事,我拿那筆錢是他們說感謝我送回家,我看他們有錢才接收的,我發誓全程冇有參與綁架案,九爺你相信我!”

字字篤定,臉色坦然急切,生怕薄戰夜因此錯怪他。

秦千洛手心拽緊!!!

該死!怕事的膽小鬼!

可她十分清楚,越到這個時候,越不能亂,她壓抑著情緒,說道:

“是,是我打暈的,事情也和秘書說的一樣。

我接到他電話,得知他犯下大錯,但那能怎麼辦?他跟在我身邊五年,為秦氏、為我,費心儘力,是我的得力助手,也是朋友一樣的存在。

我看到丫丫出現在雪山,一時焦急把她打暈,隨後讓保安護送她下山,我的命令是讓秘書將蘭溪溪和丫丫送回國,不準他再錯下去。

我再討厭蘭溪溪,也是女人,不可能做出那些事。

可是後來,突然接到秘書電話,說是已經達成任務,不能反悔,並且已經將蘭溪溪和蘭丫丫送過去。

我忐忑,擔憂,秘書卻讓我安心,說有事他獨自承擔,便掛了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