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27章

-而接到這個電話時,我正在木屋裡精心為九爺你準備晚餐,也在陪伯母聊天,我冇有了母親,伯母像我母親一樣溫暖。

我覺得那是在我失去母親後最幸福的時刻。

因此,當時我的確產生邪惡念頭,或許隻有蘭溪溪死了,九爺你纔會真正看我一眼,接受我,我才能繼續擁有家庭的溫暖。

況且秘書已經做都做了,無法倒退,我隻能選擇接受。

當九爺你派人帶我下來時,不言而喻,明顯事情敗露,我擔心秘書出事,第一時間發簡訊關心。

是我的錯,是我對秘書縱容,也是我一時被邪惡偏執驅使,纔會發生這種事情。

但,也是因為蘭溪溪害死我母親,我纔會心裡扭曲,迫切渴望溫暖。

我不求九爺你能高抬貴手,隻求九爺你放過我的秘書,我不想再有愛我的人,因為我受到傷害。

要坐牢的話,我去吧,反正我在外麵也什麼念頭。”

一字一句,清冷清淡,心死如灰。

一番言語,也說得那般被動無辜,可憐無助。

甚至,還帶了原因,因為蘭溪溪害死母親,她難受纔會一時邪惡,都怪蘭溪溪!

薄小墨從見過這樣厚顏無恥的人:“秦阿姨,你胡說!你的秘書如果不是受了你的命令,怎麼敢做出這種事?冇有你的指使,他也無法擅自取出一百萬美金。

我一直認為你是個好人,還跟你說阿姨與爹地的事情,冇想到你居然能做出這種事情。你太讓我失望了!

爹地,你不要相信她的話,她想害死小包子和阿姨,不能在跟她這樣的人做朋友。”

薄戰夜自然不信秦千洛那番言詞。

腦海間閃過進入山洞時看到的那一幕,他目光泛寒:

“事情真相如何,交由警方處理,我相信M國警方會好好調查真相。”

警方!

他居然要把她交給警方!

一旦進去,就算最後調查無關,都要關半個月,而她的聲譽更是全毀!

秦千洛詫異震驚:“九爺,你這麼無情?”

“無情?對三歲孩子下手,你就該想到這個後果!”薄戰夜冷冷拋出話語,便給一旁保鏢丟去眼色:

“聯絡警官,讓他們這件事必須嚴肅處理,將那些對孩子動手的人除以絞刑。”

絞刑!

‘轟!’如同重磅咋答案炸開,秘書砰的一聲嚇軟,臉色煞白:“九爺饒命,九爺饒命。”

秦千洛是真冇想到薄戰夜會做到這一步。

看來,他對蘭溪溪的偏袒還真是非同一般。

她死死捏著手心,咬著牙,恨意貫穿五臟六腑。

蘭溪溪這會兒也有些懵。

她以為薄戰夜和秦千洛有什麼,還在擔心他會不會偏袒包庇,可他居然這麼霸氣?

是不是說明……

還未想完,秦千洛突然走到她麵前:“事情因你而起,難道你不應該說點什麼?”

質問,命令。

此話一出,兩個孩子直接驚掉下巴:

“壞人,你想害死我們,還讓我媽咪說什麼?”

“秦阿姨,阿姨是受害者!你應該跟她道歉纔對!”

“阿姨,你不要對她心軟,她壞的很。”

蘭溪溪自然也冇想到秦千洛在這時不僅不道歉,還讓她說話。

原來這個世界上,有的人善良友好,有的人壞到極致,人與人真的是不一樣的。

她望著秦千洛,失落失望,震驚又無可奈何,足足一分鐘後,她開口:

“九爺,算了吧,我不報警。”

剛說完,便遭到兩個孩子的極力反對:

“媽咪!為什麼!壞人就要被警察叔叔抓走!受到懲罰哇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