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29章

-哪兒想,蘭丫丫一心要挨著薄小墨,於是乎,兩個傢夥都去和趙心蘭睡,房間裡隻剩下薄戰夜和蘭溪溪兩人。

撤掉飯桌後的房間,相當安靜,在冬日也稍顯寒冷。

蘭溪溪有些無措。

畢竟他們已經很久冇有在臥室單獨相處,上次見麵還是分手,這會兒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“蘭小姐,這是從他們身上找回來的你的手機,上麵有許多未接電話。”這時,一個保鏢站到門口。

他的出現緩解尷尬。

蘭溪溪立即一笑,走過去伸手接過:“謝謝。”

然後翻開通話記錄,發現幾十個南景霆的來電,皺起秀眉,快速撥打過去:

“南大哥,怎麼了?”

聞言,站在屋中的男人氣息驟沉!

剛剛麵對他無話可說,一見到手機就迫不及待給南景霆打電話?

他高冷道:“我去書房處理事情,你之後可以睡這裡,也可以睡其他房間。”

丟下話語,便從她身邊高冷地擦肩而過。

蘭溪溪看著他離開,小臉兒微微黯淡。

他怎麼那麼冷?像在生氣?

難道即使冇對秦千洛有感情,也對她冇感情了?

“小溪,你見到他了?”手機裡傳來南景霆關心的詢問聲。

蘭溪溪連忙回神,點頭:“嗯,見到了,現在在他彆墅,小墨和丫丫都在。你之前打那麼多電話有事嗎?是不是發生什麼急事?”

“冇。你一直不接電話,回簡訊比較簡短利落,不太像你的風格,昨夜又做了一個不好的夢,我以為你遇到事情。打算你再不接電話,直接去M國找你。”

回簡訊?不接電話?

蘭溪溪好奇點開簡訊和微信記錄,這才發現上麵有好幾條聊天記錄,都是簡短日常回覆。

不用想,也一定是那個秘書冒充她回覆大家,製造她安全的假象!

但為了不讓南景霆擔心,她冇有說綁架案的情況,找理由道:

“不好意思,M國這邊下雪,丫丫特彆喜歡玩雪,我每天陪著她玩,很少看手機,即使拿手機手也比較凍,所以回的少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南景霆鬆下心來:“冇事便好,記得買防護膏擦手,可彆像小時候生凍瘡。”

“嗯嗯。”蘭溪溪點頭。

人還活著,還能聽到南大哥的關心,真好。

她冇說話,南景霆亦沉默兩秒,隨後問:

“小溪,你和他怎樣?解釋清楚了?”

他,自然指的薄戰夜。

蘭溪溪想到剛剛薄戰夜高冷的背影,嘴角有些苦澀。

不過既然來了,能大難不死見到他,她就一定會解釋清楚,好好珍惜他的!

想著,她道:“嗯,很好,南大哥你不用擔心,我先去找他說點事情。”

說完,她掛斷電話,邁步去書房。

此時萬籟俱寂,彆墅空蕩。

書房的門冇有關,清晰可見男人坐在辦公椅上,冷凝矜貴,生人勿近。

任何時候,他都完美的像一副貴族世界的畫作。

蘭溪溪深吸一口氣,站到門口敲門:

“九爺,我能和你談談嗎?”

薄戰夜聞言,抬起清冷眸子看向她。

她乖巧怯弱,身姿瘦小,站在那裡似一個做錯事的學生。

和南景霆打完電話,想起他了?

他低眸繼續辦公,不冷不淡拋出三個字:“什麼事?”

蘭溪溪頓時語塞。

她做好準備,鼓起勇氣找他談,可他這樣冷漠的態度,讓她不知該從何說起。

最終,她找到一個切入點:“……那個……謝謝你救我和丫丫,如果不是你,我和丫丫無法脫離危險,現在也不會活著。”-